叶君离

【韩叶】好久不见 Chapter 19

季比兴欣露头角(上)

“小唐,不要急躁。包子,稳点儿听沐橙的指挥。嗯,一帆不错,保持好。”兴欣练武场上,一人歪在高台上指点着,正是被扣在霸图养了七天伤后归来的叶修。

“小安做得漂亮!嘶……方锐你是废物点心吗?还有老魏你不要划水啊。”

听着叶修的喋喋不休,魏琛终于忍不了了:“我说你差不多得了啊,老夫这叫战术!”

“屁的战术。”叶修打了个手势示意对战训练结束,随后他跃下高台,“人得服老啊老魏。”

且不论魏琛如何骂骂咧咧,方锐如何暗中白眼,其余人倒都是其乐融融地围过来。

“你明天能上场吗?”苏沐橙担忧的目光在叶修身上晃了一圈,“韩掌门说……”

叶修毫不在意地一摆手:“别理他,我好得很。他那是想削弱我们兴欣明天季比的实力。”

众人默然:你确定人霸图需要在意我们吗?

那日从千波湖回来后,韩文清不由分说地将叶修拽入霸图的大门,按在张新杰面前。虽然对于叶修的病情来由张新杰也说不清,治疗还是没问题的,于是叶修又被韩文清勒令在霸图养了一周的伤。韩文清又自己的事务要处理,又要去联盟汇报,不可能一直盯着叶修,就让两个孩子缠着他。而面对韩文清颇有反抗精神的叶修,却是拿两个孩子没办法,于是在这一周里很是费心地指点了两个孩子习武。

在他看来那是白给霸图打工了,在知情者眼里,却是难得合家团聚的一段日子。

直到几日前,他以季比要开始了,兴欣首秀他得回去为由,在张新杰勉强点头后朝韩文清做了个鬼脸,悠游自在地回了兴欣。

一一点评了众人的表现后,叶修说:“明儿就季比了,可别丢人啊,都早点休息去吧。”

众人行礼之后各自散去,苏沐橙却留了下来。

“我听韩文清说,你是在千波湖修炼时受到的反噬?”她的双眸紧紧凝在叶修身上。

“嗯……是啊,连新杰尊者都不明白原因。”

苏沐橙微微垂眸,沉默半晌只说:“明日小心些,只是切磋而已。”

“知道。”叶修笑笑。

看着叶修转身离去的背影,苏沐橙叹了口气。她记得从前哥哥还在的时候,叶修拉着他去过一次千波湖,回来后什么都没有多说。后来叶修葬身在千波湖,这回又在那里莫名受伤,她不起疑都不行。只希望韩文清能处理好这些事情吧,他对叶修应是足够上心的。

 

次日,蓬莱仙山一派热闹的景象。联盟各大门派的掌门、长老和内外门精英弟子汇聚于峰顶,等待着季比的开始。

“老叶,我说我们干嘛来这么早?” 魏琛嘀嘀咕咕地嘟哝着。十九个门派,兴欣众人跟着叶修第三个就到达了,等到现在还真是挺无聊的。

叶修瞥他一眼:“我们是新来的,这是首秀,你还想压轴出场呢?”

“你这么善于拉仇恨的人,还有这谱呢?”魏琛回了一个白眼。按着这家伙的身份,压轴出场才正常呢好不好?

“霸图到——”

坐在前列的诸位有资历之人纷纷起身,向联盟如今实力最高的巅峰圣者韩文清致意。叶修也跟着站起来,一边还对魏琛道:“你看,人霸图这水平才能压轴出场呢。”

听到这话的众人联想了一下过去争锋相对的嘉世和霸图,皆在叶修这句半真半假的夸赞里找到了违和感。

苏沐橙“噗嗤”笑了出来:“霸图不是故意的,有新杰在,他们一定是准时到的,不早不晚。”

不知是不是叶修的错觉,韩文清经过兴欣席位的时候似乎顿了顿,目光在自己身上停留了片刻。于是他冲韩文清笑了下,又向张新杰行礼致意。

他身后的众人看着张新杰隐隐想要避开这一礼的动作,纷纷翘了嘴角。

“你和霸图这群人还挺熟。”叶修坐下后,方锐说。

叶修叹了口气:“总被按在那儿养伤,不熟也不可能啊。”

霸图众人落座后,高台上的联盟主席冯宪君起身宣布季比开始。

叶修转身对莫凡说:“第一场就是你啊,咱外门弟子就你和罗辑来了,可别丢人啊。”

莫凡看了他一眼并不回答,起身朝场上走去。

“这回季比还挺热闹的,以往人没那么齐啊,都在外面做任务。”方锐摸着下巴边看场上的比赛,边留心着各门派的情况。

“嗯。”苏沐橙叹了口气,“七日前的季宴上,主席宣布了魔教教主存活的消息,各门派都在加紧提升实力,准备不久后的大战了。”

那天因为养伤并没有出席的叶修扭过头:“哦?老韩都是怎么说的?”

“和你跟我们说的差不多。”苏沐橙回答,“魔教教主在埋骨之地的邪阵被你们破了,自然也知道我们在盯着他,恢复了实力就必然又是一场大战。无论是联盟还是魔教,都觉得自己要复仇呢。”

另一边,本不会被外门弟子的比试吸引的几位豪门长老都好奇地看着场上莫凡和皇风弟子的比试。

“这家伙是什么奇奇怪怪的风格啊,攻势一点都不连贯。这种机会抓住了就要给出致命一击啊,一击不成接着来,这三段攻击完了就撤是怎么回事啊,文州你说呢是不是,老叶这是怎么教的……”

“确实不寻常,或许是个人能力的问题吧。”蓝雨掌门温文尔雅地打断了副掌门的喋喋不休,随后又转向身边不远处坐着的微草掌门,“你觉得呢,杰希圣者?”

“嗯。”正给身边的亲传弟子高英杰不断分析比赛的王杰希目光扫过来,惜字如金地回答。

喻文州微微一笑,身边的黄少天则朝右边望去——首席门派的位置坐着霸图的队伍,张新杰正专注地看着比赛。他正要去骚扰一番,却见张新杰前方,韩文清忽然转过头来。

“我去。”黄少天小声嘀咕,表达了被那张脸吓一跳的心情。

喻文州迎上韩文清的目光,想到之前韩文清的请托,垂下目光道:“千波湖之事,我与少天、郑轩、徐景熙亲自前去探查过了。”

“有何发现么?”韩文清严肃地问。

这时场上结果已出,莫凡终究是赢下了比赛,两人中断对话礼貌地给予了掌声。随后黄少天也神神秘秘地凑过来:“有大发现,我们正想着何时向主席汇报一番呢。那千波湖啊,之前我们都觉得是一个普通的湖对吧,它其实一点都不普通,它……”

“少天。”喻文州温柔地出声,在韩文清用紧蹙的眉毛夹死黄少天之前挽救了一切。

随后他看向韩文清,认真道:“千波湖的湖心比我们想象得都深,湖底有天然的通道通向别的水域。”

“千波湖不是死水,我们一直都知道。”张新杰也加入了讨论,“所以特别在哪呢?”

“我让少天和郑轩闭气顺着湖底的通道往外,他们浮出水面的地方……离兴欣曾经的驻地很近。”

“也就是说,叶修当年是从湖底逃生的?”韩文清皱起了眉,“可是据兴欣的叙述,他们捡到叶修时已经昏迷,他不会是自己游过去的吧?也没必要。”

“的确如此。”张新杰回答,“当年他和魔教教主的战斗在岸上发生,后来的战况惨烈,玉牌也没有回应,我们都觉得他是魂飞魄散了。爆炸力之强方圆千里都能感到,所以我们判断是尸骨无存了。因此我们都没想到去湖心探底,或者说,根本没想到他们会下水。”

喻文州叹了口气:“这就要提到我们的另一个发现了,这个发现可能更能揭示当年的真相。”

“湖底还有什么?”韩文清回想起叶修的异常。

“阵法。”

“阵法?!”这个回答让韩文清和张新杰俱是一怔。

黄少天语速飞快:“是啊是啊你们也没想到吧?那个阵法超级隐蔽的,要不是文州看得仔细都发现不了。而且那个阵法真的很奇怪,以前根本没见过,还好文州他是阵法大师啊……”

“那可以让阵法大师来说了吗?”喻文州将手搭上黄少天的肩,抱歉地朝霸图二位笑了笑。

“哦……”

“那阵法似是就这湖底特殊的地形人为建成的,有不少年头了,若说是叶神当年临时布的我是不信的。”喻文州娓娓道来,“虽然没见过这个阵法,但基本可以判断与当年的大战脱不了关系。那应当是一个封印的阵法,并且可能有换魂的功能……”

“换魂?”韩文清一惊,“什么意思?”

“韩掌门稍安勿躁。”喻文州道,“并非是三魂六魄互换,而是以一方的一魄为引勾换另一方的一魄,并额外封印对方的三魂。大致是这样,我也不能全然解读。”

张新杰凝神想了想,道:“你的意思是,叶神当年就是以此阵封印了魔教教主?那他召不回的一魄……”

“多半在魔教教主身上,所以召不回。至于为什么我们没有在叶神身上发现对方的一魄,我们并没有头绪。恐怕魔教教主也不知道吧,不然他肯定知道叶神没死。”

回想先前种种,韩文清道:“多半在他身上。他能操纵魔教的黑鸦,还会与魔教教主产生感应。”

“可是我和方士谦没有任何发现。”张新杰蹙了眉。

“或许是阵法的问题吧,我也参不透。”喻文州叹了口气,“叶神多半是知道这个阵法的,他当年或许是将魔教教主引到了湖底……”

“那当年强劲的爆炸力又是怎么回事?他又是怎么顺着湖底通道出去的?”张新杰依然十分疑惑。

喻文州摇头:“我也不知。”

“如果是这样……”韩文清的目光转向兴欣坐席的方向,那个人正一脸调笑地和方锐说着话,“那一魄该如何找回。”

“很难。”喻文州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且不论那一魄收回魔教教主的实力或将恢复,这我们也是愿意的。可若要收回就必然要叶神出面召魂,这太危险了。而且就算是他,如今也未必能召回魂魄,毕竟没人知道那阵法结合了什么契约……”

韩文清神色沉沉,众人一时静默。

“那就这样吧,想不起来、实力倒退都无所谓了。”韩文清最后说,“我不会让魔教教主看到他。至于他的仇,我来替他报。”

 

*这一章好像没兴欣什么事......文题无关系列。明天就去大学报到啦,希望以后还能经常更文。

评论(7)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