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君离

【韩叶】好久不见 Chapter 17

埋骨之地战教主

很快,韩叶二人便踏入了埋骨之地的范围。兴许是此地埋葬了太多的生命,一年到头都被阴云笼罩,叶修甚至有种错觉,脚边的嶙峋怪石皆是枯骨的模样。

韩文清侧首看他,注意到他不寻常的神色:“叶修?可有何处不妥?”

“并无。”叶修摇首,眉头微蹙,“只是自从来到这埋骨之地开始,我就莫名有种特别的感受,有点熟悉的……”

悲痛。叶修没有说出这两个字,因为他觉得没有道理。

韩文清顿住脚步,微微垂首看着脚下的土地:“或许你失去记忆之前,在这里发生过什么重要的事吧。”

“是么?”叶修淡笑了一下,心里却有些疑惑。倘若这种感觉是自己丢失的记忆带来的,那么曾给自己带来类似感觉的地方和人不都是?联盟,嘉世,霸图?韩文清,苏沐橙?他下意识地否定:“既然我的这些记忆随着魂魄而丢失,那一魄不在,又怎会有什么记忆。”

韩文清动了动唇没有说什么。普通的记忆或许不会,但那些深入骨髓的记忆和潜意识的习惯却是难说。

目光扫视着四周,他的神色也难得有些阴沉。

“你的神色也不大对劲啊老韩。”叶修打量了他两眼,“是想到什么事了,还是发现什么了?”

“埋骨之地发生过大大小小千百场战役。”韩文清低声回答,“正派名门和联盟都在这里折损过很多生命。”

“有你或者联盟很重要的人吗?”

韩文清似是犹豫了一会儿,这才开口:“不能这么说,但确实有让人极其惋惜的事。”

“是么……”叶修的心不知为何有些揪痛。

“嗯。”韩文清看了他一眼,“曾有一个少年,叫苏沐秋……”

恍惚间记忆回到多年以前,那是他第一次和当时的斗神一叶之秋一同来到埋骨之地。那个向来挂着漫不经心笑容的家伙脸上难得地露出了严肃和怀念的神色,目光直直地落在前方的某一个点上,用轻柔的声音回忆着:“我有一个朋友…….叫苏沐秋,你也听说过,就是荣耀榜上的秋木苏。那家伙对武器制造的造诣极高,我的却邪你知道吧,就是他的杰作。那可是个真正的神射手,要是他还活着,现在的联盟之首早就毫无悬念了,哪还有嘉世霸图实力相当的可能啊。可惜了,那场意外,他身陨于此……”

那是叶秋第一次和韩文清说起有关苏沐秋的事,那是他心里永远的遗憾。

而现在,韩文清希望他就算什么都忘了,也不要对那些旧事一无所知。

“埋骨之地……”叶修听完韩文清的诉说,低声呢喃,“这可真是一桩憾事。你说的意外是什么?那姓苏的少年,究竟是如何……”

韩文清摇首:“我并不知。只隐约听闻,与当年还没上位的魔教教主有关。”

“原来如此。你说那少年是斗神的好友,苏沐橙的亲兄长?这么说,斗神与魔教教主实有旧怨了。”

“嗯。”韩文清简短地应了一声,却并不认为当年叶秋是因此才和教主同归于尽的。那些遗憾还不足以让他撇下自己和两个孩子。只是不知当年那一战中,他的责任驱使占了几分,被算计了几分,无奈占了几分,意外占了几分了。

又走了一会儿,叶修低声问韩文清:“我们要怎么探得魔教的计划?走了这么会儿,我们可还什么都没发现。”

韩文清叹了口气:“埋骨之地很大,我们现在还没走到中心地带。我们只知道这么一个地名没有别的线索,只能这么找。不过我可以确定魔教教主还没到来,不然我可以感觉得到。”

“唉,好吧。诶等等……”叶修突然眯起眼睛。

韩文清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远处飞来一只小黑点,以他的目力自然看得清,那是一只魔教内部用来传讯的黑鸦。这种黑鸦并不普通,很有“灵性”,也并不容易截断消息。

“直接截断消息不就好了。”叶修说着走出阴影,作势要吸引那只黑鸦。

韩文清微微皱眉:“可是你要怎……”话到一半就卡住了,他默然的看着那只黑鸦落在叶修的掌心,只得继续隐匿身形和气息。

就见叶修熟门熟路地取下信件扫视完又原样装了回去,手一抬那黑鸦便重新向着原先的方向去了。

等到叶修胸有成竹地转过身来指了个方向,却见韩文清怔然地看着他,眼里带有怀疑、疑惑和担忧的神色。

“老韩?喂!”

韩文清已经大步来到他面前拽住他的衣领:“魔教传信的黑鸦只有他们内部的人能够指挥,信件的拆解也有他们自己的机关,你是如何拥有这些本事的?”

叶修闻言也是一愣,仔细回想却不记得自己方才具体如何操作的,仿佛是一种本能。

看着眼前人顿住的脸色,韩文清已然放开了手,微有歉然地替他整理了衣襟:“抱歉。”

“啊……”这下叶修反而有些惊讶了,“你不怀疑我么?”

韩文清瞥了他一眼:“不怀疑。”掷地有声、毫不犹豫的三个字,没有任何多余的理由,仿佛包含了这个人从骨子里生出的所有信任,叶修不由怔然。

“那……我们走吧?”叶修觑了一眼神色仍然阴沉的韩文清。

“嗯,走。”

跟在叶修身后,韩文清的眉头依然紧蹙,心里也很混乱。叶修回来以后的确没有丢失原来的本事,虽然实力有损,那些技术和战斗本能都依然存在,可见很多从前的东西他都保留着。可自己作为他的伴侣多年,可从未见过他操控魔教的黑鸦。若他有这本事,可以节省多少麻烦啊!如果是这样,那这些能力是他归来后获得的,或者说,是他在那一战之后获得的。

那一战,究竟发生了什么?很多东西呼之欲出,可不由他深想,眼前的景象打断了一切的思绪。

“这就是魔教在这人布的阵了。”叶修指指前方遍地的怪石、血符、阴旗,啧啧道,“好大一个阵啊,难怪要挑这么个没人影儿的地方。

韩文清扫了几眼四周,虽然周围遮挡物甚多,若要避过魔教弟子进去动手脚并不容易,可若是明着来,等他们走了这阵还可以重新布置,拖不了多少时间。

突然,韩文清伸手将叶修拉入怀中,不等对方作出反应便闪身向高处登去,以叶修目前的身手这些动作还做不到悄无声息。

“怎么了?“叶修的气息从他耳畔拂过,他的手猛然收紧,微微闭了闭眼。

叶修瞟见他微红的耳尖,意料之外地挑了挑眉,还未及调侃便听得他低沉的声音:“他来了。你精通阵法,赶紧从高处看看。”

叶修于是收敛心神向下望去,这一看立刻皱起了眉。

“看起来的确是恢复实力的邪阵,这阵仗恐怕也的确是为了那教主。只是,还少了些东西……”

二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突出一个字:“尸。”

话音未落,便听得另一边传来嘈杂的动静。下一刻,好几队穿着魔教服饰的人涌来,穿梭于阵法间,在各个阵眼抛下最后的材料。从服饰推断,这些人有的来自魔教有的来自正派,甚至有些来自联盟弟子。而在他们身后,站着的正是先前所见的魔教教主,和几个实力相当于尊者左右的人。

叶修询问地看向韩文清,那人对他做了口型:护法。

了然地转回视线,叶修觉得事情有些难办。有魔教教主在,他们显然更难做什么手脚了。那人的实力虽然大减,但他们仅有二人,这会儿连话都不敢说。

忽然,叶修感到右手被身侧的人抓住,他一怔,那人摊开他的手掌,写下几个字。忍着瘙痒和莫名的战栗,他分辨出那人的意思,大致是要他分析破阵的关键。于是他凝神看向那阵法,心中飞快地算计。

眼看着魔教教主就要入阵,他反抓过韩文清的手写下方位,写完却不见对方有所反应。抬眸望去,韩文清静静地看着他,唇角竟似乎有些笑意。叶修微愣,指指往阵里走的教主,韩文清却做了个“等”的手势。

心下了然,他继续在韩文清手里写:此阵破后需八十一天重建。

韩文清点点头。这样,就能给联盟更多的备战时间了。

二人于是静待时机,任那教主入阵,启阵。时机一到,暗器齐发,大阵动荡,二人则齐身撤退。

怎料那魔教教主痛呼吐血,气息却瞬间随着阵破散向四面八方。韩文清心中暗道不好,果见叶修神色有一瞬的恍惚,先前在七彩圣泉发生的一幕重现。

韩文清回头,那魔教教主正在护法的搀扶下起身,目光却直直的向自己二人的方向射来,准确无误。心里的猜测又有些坐实,他不由分说将叶修推入一边的死角,自己出现在了教主的视野里。

叶修已晃过神来,还没明白为什么会被发现,却发现自己的全身被韩文清定在这死角里,动弹不得。来自巅峰圣者的定身术,他毫无反抗之力。他心下焦急,韩文清却已向着那边走去。

“我道是谁有本事坏我好事,原来是大漠孤烟。”魔教教主擦去嘴角的血迹,露出了不屑的笑容,“韩文清,你这是来报杀妻之仇?”

叶修被定在暗处听着这动静,心里着急。虽然现在的魔教教主不是韩文清的对手,可他带了众多护法,不乏圣者实力,以一对多绝不轻松。为什么韩文清要把他定在这儿,是觉得他会拖累他吗?如果是这样,一开始为什么要答应和自己一起行动?

“可惜了,就你一人,想把我怎么样呢?”魔教教主继续冷笑。

韩文清脸色阴沉,眼里燃烧的仇恨和厌恶让人想忽视都做不到。他并不多话,直接迎上了两位圣者实力的护法,一步不退,谁也奈何不得他。

叶修听着这动静,仍在试着解开定身术却毫无办法。他咬着牙在心里咒骂韩文清,却说不清自己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滋味。感激有之,担心有之,为何偏偏没有被看轻的气愤。

“你还是老样子啊。”魔教教主也终于来到韩文清面前,“可今日我们奈何你不得,难道你能杀了我不成?”

“早晚的事。”韩文清平静地说道,顺手折了一条树枝,射向魔教教主。教主敏捷偏身,正要嘲笑他韩文清也学会了偷袭,却猛然变色。回头一看,维持阵眼最重要的阵眼已然破碎。方才他挡住了二人破坏那阵眼的路线,此刻却被韩文清破去。

“你!”教主怒意上涌,这下这个阵短时间内绝对无法再次启用。

韩文清冷淡地说:“今日你人多势众,我不能动手杀你,不过这也不是我此次的目的。我的目的已然达成,你若还要和我动手想在这里两败俱伤,我奉陪。”

魔教教主眼里迸出愤恨的光芒:“下次见你,我定要你性命。”

韩文清立在原地看着他拂袖而去:“这话应当我对你说才是。”

 

*更文啦更文啦,感觉好久不写退步了TAT我想不出魔教教主应该叫什么哈哈哈好尴尬。应该看得出吧老韩不是看不起叶叶,是不想他被认出来。

评论(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