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君离

【韩叶】好久不见 Chapter 16

Chapter 16 韩叶探七彩圣泉

兰城边境,两道身影悄无声息地落在城门外不远处的路边,注视着眼前车水马龙的景象。

“兰城的百姓虽都是不习武的普通人,日子倒也过得欣欣向荣。”叶修摸着下巴点评。

“没什么区别。”韩文清淡淡地回答,“有富贵世家,也有贫民窟,习武不习武的并不会改变这些。”

叶修微微一哂,感叹道:“几年前被救起来后就一直呆在主域,还没出来看过。这会儿看到兰城,倒是觉得以后可以来玩玩。”

“嗯。”韩文清应了一声,却又蓦然想起张新杰对叶修身世的猜测,不由蹙了蹙眉道,“不过你们兴欣如今正在关键阶段,你还是别想着出来到处跑了。”

说完这番话,韩文清又觉得有些多余,于是也没等叶修回答,转身走向一条岔路。

叶修默然地注视了一会儿他的背影,心里闪过一串莫名其妙的疑问。

等他跟上来后,韩文清指指前方:“顺着这里往前走,就可以到七彩圣泉了。你有什么想法?”

叶修扫了一眼四周偶然经过的车马:“除了七彩圣泉,这条道还通往哪里?如果只是那泉,应该不会有这么多豪华的车马才对吧。”

“从这里可以通向主域,也就是普通门派落脚的地方。”韩文清回答,“有些兰城的富贵世家,与武林门派之间有交易,所以有走这条道儿的车马也不奇怪。”

“唔……”叶修想了想,“若是那魔教教主当真在七彩圣泉疗伤,所有能通向圣泉的入口一定都有魔教中人把手,我们进不去,还容易打草惊蛇。”

韩文清表示同意:“那我们只能溜进去了。把我给你的面具戴上。”

叶修从取出面具正要戴上,目光却忽然一凝。韩文清注意到他的异常,顺着他目光看去,却只看到了空荡荡的道路,依稀像是有马车向着主域方向绝尘而去的样子。

“怎么了?”

叶修收回了目光,戴上面具掩去了神色,缓缓摇头:“没什么,走吧。”

韩文清又深深看了他一眼:“走这边,从林子里钻过去。收敛气息,虽然尊者级别的人无法感受到我们的气息,但那魔教教主已是圣者巅峰水平,最强状态下我亦难敌……”

他的神色忽然阴沉下来,叶修隐隐感觉到对方痛苦的心情,猜测是与斗神有关,不由接过他的话:“我明白,会小心的。”

韩文清叹了口气:“放心吧,就算被发现,我也有把握带着你全身而退。”只是任务会暴露而已,如果没有这点把握,韩文清绝不会带叶修前来。

叶修摆摆手,二人的身形隐入树林中。

又走了一段,果然发现了些许魔教子弟的踪影,韩文清传音道:“每个路口都有魔教子弟守着,看来魔教教主确实有可能在这里。”

“嗯。”叶修又问,“什么时候能看到那泉?”

“按我们目前的速度,还要走一炷香的时间吧。”

叶修点点头,却不由有些走神。脑海中不时浮现出方才钻入树林前看到的那驾华丽的马车,那上面的标识……

和自己被陈果捡到时身边仅留的那块玉佩上的花纹一模一样,是叶子的形状,唐柔还说这玉佩的纹饰显示了他不低的地位。当时就是因为这个,兴欣直接让他姓了叶。由于武林中没有哪个门派的徽记是这个图案,众人也就没有找到他可能的身份。

如今,却在这兰城通往主域的官道上,见到了这个图案。那驾马车看起来像是兰城非常富贵的世家所拥,就其大小来看也不像是运载货物的,倒像是富家子弟所拥有的私驾……如果自己是兰城世家的人,又为何会一身伤出现在武林深处呢?为何这么多年来,没有听到寻找自己的消息呢?

叶修正蹙眉想着,忽然一阵恍惚,脚步晃了一下。

“叶修!你怎么了?”韩文清立刻拉住他,低声急促地问道。

“前面……”他目光转向前方,隐约看见了一个黑色的身影,“有什么东西在和我产生联系……”

韩文清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他目力好,透过层层遮挡认出了那个身影:“那个人就是魔教教主,你感觉到什么了?”

叶修眉头紧蹙,只是摇头:“不知道啊。”这种疼痛,和上次旧伤复发时魂魄撕扯的疼痛非常相似,又有细微的不同。但是他没有说出来,因为他想不通为什么魔教教主会和自己的魂魄产生联系,自己并没有在任何场合下接触过魔教的物件。

“兴许……是我实力较低,魂魄不稳的缘故,他们可能在这里设了什么阵法?”叶修猜测着。

他倚着韩文清揉着太阳穴,没有注意到韩文清盯着魔教教主背影的目光,充满了仇恨和杀意,以及因他的话而起的疑虑。

韩文清侧头看叶修:“你……”

话音突然被打断,叶修余光瞥见一团黑雾携着令人心悸的力量向二人的方向而来,下一秒他就被身侧人紧紧搂住,闪到了一棵大树后面。

韩文清紧紧地将他禁锢在怀里,他的体温源源不断地传到叶修的背部,叶修的疼痛竟似乎有了好转的迹象。二人屏住呼吸,听得远远的脚步声传来。

韩文清四下打量着退路,忽听得脚步声停了,低沉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错觉么,为什么方才封印似有所感应?”

教主身边的人回答:“不知,不过属下不曾察觉到任何气息。”

“嗯,本座亦不曾。莫非这七彩圣泉到底还是有些作用?”

韩文清眯起眼睛,看向叶修,却收到了他疑惑的目光。方才想起,叶修目前的实力,恐怕还听不到那几个人的交谈,只得比了个手势继续听。

“教主大人已在这圣泉中泡了七日,肉体已经成功重塑,但魂魄一直没有任何修复效果。不管方才教主的封印到底是否因泡了这泉水而有所变化,您都不可再入那泉水了。那毕竟不适合我们……”

“本座知道。”教主打断了他们的话,“一叶之秋的封印果然没有这么好破,至今也不知他到底动了什么手脚。罢了,这封印解不了便放着吧,待本座适应了这重塑的肉身,彻底恢复肉身实力,就算有那封印在,联盟现在没了一叶之秋,也没谁奈何得了我了。”

“是。”魔教护法询问道,“那接下来我们是回魔……”

“去埋骨之地。”

韩文清听到他们渐走渐远的动静,垂目看着怀中那人头顶的发旋,闭目片刻后才放开了叶修。

背后的温度消失,叶修第一反应竟是本能有一瞬间的失落,随后他便恢复如常:“怎么,他们走了?”

“嗯。”韩文清看他似乎还有些不适,手臂一揽将他再次带入怀中,运起轻功带他一起离开了七彩圣泉。

叶修微微一怔:“我没事,你不用……”

韩文清没有理他,反而手臂一紧瞪他一眼,叶修于是乖乖闭上了嘴。

接着,韩文清将听到话复述了一遍,叶修便忘了自己还被人搂着,陷入了思考状态:“这么说来,魔教教主来这里有两个目的,重塑肉身和解开封印,前者成功了,但后者失败了?七彩圣泉最大的功效不是针对魂魄么?为何反而魂魄没有好转?”

韩文清眸色微沉:“七彩圣泉治疗魂魄的情况一般是魂魄受损但好歹完整,像你这种魂魄丢失的情况是没有帮助的。”

“但他的魂魄并没有丢失吧?只是被封印……那究竟是什么封印?”

韩文清看了他一眼,微微摇头:“不知。当年叶秋……独战魔教教主,我们直到收到魔教教主苏醒的消息才知道他没死,对当年具体发生过什么一无所知,而唯一知道的人……”

叶修蓦然想起眼前这位和斗神的关系,难得良心发现的有点愧疚:“不好意思啊,我忘记你和……斗神,那个……”

“没事。”韩文清沉沉地叹了口气,“当年的一叶之秋武功冠绝天下,他以如此代价设下的封印,七彩圣泉解不了实属正常,我想魔教教主是想不到办法解开的。”

“那他为何说,哪怕封印不解联盟也奈他不何?”

“呵。”韩文清只是冷哼一声没有回答,眼中的怒意和不屑打消了叶修的疑问。看来是那教主自不量力,目中无人了。

韩文清沉默地向前飞掠,脑中徘徊着别的想法。方才叶修究竟为何会魂魄悸动?他自己不知道自己的身份,韩文清却是知道的。更重要的是,为何魔教教主也会有所感应?那封印究竟是什么道理,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魂魄……叶修无法召回的魂魄,究竟在哪里?

正想着,叶修又打断了他的思绪:“那埋骨之地又是什么地方?”

“埋骨之地在魔教和主域接壤的边境处。”韩文清回答,“那里曾发生过多次惨烈的大战,许多生命在那里丧失,甚至来不及收尸,故而得名。”

叶修微微抿唇,不知为何,听到这个地名会有一种痛彻心扉的情感。

韩文清注意到他的神色,似是想起了什么,不由道:“我打算再去趟埋骨之地,你……”

“怎么?”叶修挑眉,“我们不是搭档么,想甩开我?”

“怎会。”韩文清不假思索地回答,顿了顿想起他什么都不记得了,于是转移了话题,“那埋骨之地怨气很重,我想魔教教主去那里是要通过什么邪术恢复他的实力。”

叶修点头:“那我们?”

“我们要赶在他前面,做点手脚。”

 

回来啦,没食言哦!给点儿鼓励呗~

感觉关于叶叶魂魄的剧情已经提示很明显额......另外可以猜猜马车里是谁哦hhh

 

评论(7)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