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君离

【韩叶】好久不见 Chapter 13

韩叶江湖文
有孩子(故事开始的时候就有了不影响阅读)
重伤失忆梗
同人新手,不喜勿入

叶修在霸图养了三天的伤,张新杰和方士谦联手将他的身体问题都压制了下去,又勒令他再在联盟将养一个月后方可和韩文清出去执行任务。

被限制了人身自由的叶修也不恼,兴欣刚加入联盟不久,本身他就该好好呆在门派里的。

得了张新杰离开霸图的许可,叶修在韩雨黎和叶云曦脸上各亲了一下,也没想着去处理着霸图事务的韩文清那儿说一声,就悠哉悠哉地晃回兴欣去了。

不知道他若是看到韩文清得知他不告而别的时候的神情,会不会有一丝丝内疚。

总之,兴欣内部的氛围还是非常欢乐的。

“啧啧啧,这儿不错啊。”终于看到打理好的兴欣驻地内景的叶修,此刻正啧啧称奇。

“和原先比起来,确实是好多了。”自从知道了这家伙的身份,陈果几乎不知道该如何和他交谈。

“小乔他们呢?”见来接自己的只有陈果这个闲人还有魏琛,叶修问道。

陈果指了指:“在训练呢,去看看吧。”

“嗯。”叶修点点头,跟了上去。

“叶修!”正在和方锐过招的苏沐橙眼尖,开心地向他挥了挥手。

其余人便也停下来,朝陈果和叶修行了礼。

叶修颔首道:“大家都在呢。练得怎么样了?”

“他们都很努力,也都很有潜质。”苏沐橙笑,“方锐的气功也修炼得不错。”

“是吧?这些日子辛苦你了。”叶修对苏沐橙点点头,礼貌地感激道。

“何必客气,都是一家人。”苏沐橙怔了怔,摇摇头。

叶修看向另一边,乔一帆和唐柔似乎刚才正在对战,两人都面色红润,微微喘息着。至于莫凡、包荣兴、罗辑等人,也都在练武场各自训练着,看得出来,苏沐橙安排得非常好。

陈果咳了一声,道:“大家都在,我也正有些话想说呢。”

“掌门请讲。”众人聚了过来,恭声道。

陈果看了叶修一眼:“是这样的。有件事情,我一直都很想做,奈何原先叶修一直坚持,我也顺了他的意。可如今我们兴欣已是联盟一员,凡事都要正规起来,正副掌门的实力是门派的脸面,我们不能搞特殊。”

叶修微微一愣,想要开口,陈果却没给他机会:“从前我也没觉得这事儿有什么大不了,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兴欣的掌门,应当让叶修来做。”

叶修不明白,其他人哪有什么不明白的。那日苏沐橙轻描淡写地揭露了叶修的真实身份,最为震惊的就是掌门陈果了。

陈果虽然号称武林第一美人沐雨橙风的死忠,可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向来以斗神一叶之秋为最崇敬的人,叶秋是她最尊敬的武者,没有之一。

蓦然知道了叶修就是叶秋,她哪还肯让他屈于自己的副位?且不论她对于当年嘉世内讧的事情打听到了多少、又从嘉世的覆灭中得出了什么结论,叶修是叶秋,她就会尊他为信仰。

自己随便建立的小门派,能帮助叶修回到联盟,她肯定已经极其开心了。

叶修沉默着。之前陈果提起这个话题时,多半是自卑于她的实力,言语中还是有些不舍的成分在。而除了他不在意名头,其他人也都会劝着陈果就这么维持现状。

可这次,陈果说这话时态度非常坚决,似乎是深思熟虑了一般;而其他人,竟也都没有异议。

“我……”叶修叹了口气,“我并不擅长打理门派事务,也并不想要打理,只想追求武道,提升实力。”

陈果笑了:“我知道啊。所以,我也没打算让你做那些事情。我可以退居长老之位,你们都专心修习,我帮你们搞好其他事情就好啦。”

“这……”

“没事,兴欣好了,我才开心啊。”陈果笑眯眯地打断,“况且这种门派构架,也不是没有先例……”

说到这里,陈果也是止住了话头。先例确实是有,不就是嘉世么?专心习武,不打理门派事务也不追求门派利益的掌门叶秋,把事情都交给长老陶轩和副掌门刘皓,结局……

好在叶修没在意先例是什么,见众人都没意见,也就随了她的意,任她安排仪式和报备一类的事务去了。至于副掌门的职位,他想了想还是给了苏沐橙。

尘埃落定,众人又吵吵嚷嚷地在练武场折腾了半晌,让叶修轮番点评过了,才终于静了下来。苏沐橙。似乎也已经习惯了兴欣这看起来吵闹而混乱的氛围,颇为乐在其中。

等众人终于离开练武场来到兴欣正殿,进了为叶修归来准备的宴席,已经过了饭点。好在兴欣上下都早已料到,热气腾腾的吃食恰到好处地端了上来。

“老叶可算是回来了,这呆在霸图都乐不思蜀了。” 叶修有伤在身以茶代酒,方锐先敬了他一杯,顺口调侃道。

叶修撇了撇嘴:“怎会?霸图有什么可乐的?”

“……”诡异的静默,魏琛晃了晃酒杯,“你不觉得那两个孩子很可爱么?”

“是很可爱。”叶修耸了耸肩,“可那又怎样?不过说来还真是奇怪,这俩孩子特别喜欢我,我以前怎么不知道自己这么招孩子喜欢呢。”

苏沐橙叹了口气:“他们既然喜欢你,你就多和他们玩玩儿吧。这两个孩子从小被韩文清张新杰之类的管着习武,自己有都是要强的,都没什么童年,也没接触过多少霸图以外的人。”

“唔……”叶修摇摇头,“老韩把他们管的太严了。不过,这也是为他们好。”

“韩文清……也不容易啊!你可别说得轻巧。”

“不容易……是因为斗神叶秋早逝?”叶修抬眼。

“是啊。”苏沐橙点点头,“叶秋刚走那会儿,韩文清也仿佛死了似的,我们几乎都以为他永远接受不了。后来他大概也是为了孩子,就除了习武和霸图的事务,全身心培养两个孩子,换作之前,谁也没想到他能成为这样一个父亲。”

叶修把玩着茶杯,眼神中像是有几许思考:“看不出来,老韩这么专情啊。”

众人梗了一下,突然觉得让叶修觉得韩文清专情,在目前的情况下未必是好事。这样一来,韩文清想要和失了忆的叶修重新开始,恐怕没什么可能。

“他的想法,谁知道呢。”苏沐橙最终决定这事儿交给韩文清自己去处理了,“不过我看,恐怕他也是有了心魔了。”

“心魔?”叶修微怔。

“真的假的?”魏琛挑了挑眉,“那些传言是真的?”

“什么传言?”陈果不解。

唐柔放下筷子:“我听说过一种说法,道是霸图掌门停留于圣者巅峰实力多年未能突破,甚至毫无精进,是因其丧偶而带来的心魔所致。”

没听过这事儿的人皆是愣住,叶修也不例外。

苏沐橙道:“未必有那么严重的影响,但影响肯定是有的。这些年韩文清的实力确实没再精进,可能是遇了瓶颈,也可能是因为心不静,众说纷纭,恐怕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圣者巅峰?那他不是已经超级厉害了吗!”包子插话道,微微压抑的气氛一时无所适从了。

“这话倒也没错,如今联盟里实力与他相当者似乎也还没有。”

叶修摸摸下巴:“这么说,和他一起出任务,大概会很安全也很有效率吧?我是可以划水么?”

“……”你个没心没肺的家伙,众人心里道。

“总之,这段日子你就好好养伤,调整状态,时不时去霸图那儿找张新杰,顺便联络联络感情吧。”

叶修默默地点头,随后道:“接下来一段时间,兴欣的任务就是提升实力,为下一次季比做准备。这些天我也会想办法帮你们改良改良武器装备,反正闲着没事。”

“说到这个,有个人要介绍给你。”苏沐橙突然想起来,“他叫关榕飞,是原嘉世长老之一,实力不怎么样但对武器的研究十分精深,保守来看整个联盟可排前三,不过他不是很在意名利地位,只是痴迷于武器。我以你的千机伞为饵诱了他过来,你看……”

“那敢情好啊!”叶修眼前一亮,“他人呢?”

“前些日子来的,我安排他在内院休息了。”陈果回答,“宴后你就带着千机伞去见见吧,可别把他放跑了。”

“嗯。”叶修颔首。

宴后,叶修跟着苏沐橙来到关榕飞休息的地方。敲门进了屋,就见一个身影伏在案前头也不抬地做着设计,叶修心道苏沐橙所言不虚,还真是个痴人。

“榕飞,掌门来了,还不见过。”苏沐橙出声提醒。

关榕飞听得“掌门”,漫不经心地抬眼看了一眼,却凝固住了一般。

“关榕飞?”叶修只当他是因为掌门不再是陈果而惊讶,温和道,“我是叶修,兴欣的新任掌门。”

关榕飞僵硬地点点头,目光挪向苏沐橙,却见她站在叶修身后笑眯眯地比着口型:“我告诉过你是熟人呀。”

当时只当她开玩笑啊,哪知道是这么熟的熟人。不过,他这是怎么个状况?

叶修见他不回话也并不恼:“听说你对我的千机伞很感兴趣,我一个月后要离开一阵子,在这之前我也不能激烈活动,你可以尽情研究它,图纸。我也可以给你。但你要保证机密的安全。”

在听得“千机伞”三个字时关榕飞神色就变得炽热,也不再纠结其余的问题了,连连点头道:“这个你放心,我既然来了,该做的就会做。千机伞呢?”

“这里。”叶修笑了笑取下背在身后的千机伞递给他,“小心些。”

“嗯。”下一秒,关榕飞就沉浸入自己和千机伞的世界中去了。

叶修询问地看了苏沐橙一眼,后者无奈地笑:“他这人就这样,武器放在这儿你尽可放心。早些回去休息吧,我还有些事要交代他,就不陪你回去了。”还是要和他解释一下,叶修现在的状况。

“好。”叶修点点头,悠哉悠哉地离开了。

他跟着候在外头的乔一帆来到为他准备的寝殿,也是兴欣门派内院最深处的一座建筑,四周环境幽深少有人烟,旁边连着一片小小竹林和池塘,看着就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莫名地,他脑海中映出了另一幅景象。同样简素的建筑,幽静的环境,相似的排布,只是那殿门口挂的旗帜不太一样,也更给他亲切之感。

这副场景……是那日韩文清带自己去过一次的嘉世内院,斗神叶秋的庭院。只是脑海中的场景里,更有生气。

一时间,有些莫名的怔忡。

“这是内院最好的位置,安静极了。”乔一帆恭敬地说,“内内外外苏副掌门亲自布置的。”

原来是。苏沐橙布置的……难怪与那座庭院相似。

“谢谢,时候不早了,早些回去吧。”叶修拍了拍乔一帆的肩膀,“方才当着大家的面,不好对你做出更详细些的点评。明日你来找我吧。”

乔一帆眼睛亮亮的:“多谢掌门。”

等乔一帆走了,他慢悠悠地走进了内殿看了一圈,设施简单,一张床一张桌,一排书架,一把躺椅旁边搁了一张小几,竹帘稀疏地遮挡着阳光。叶修轻吁了一口气,脚步一转来到了竹林。

憋了几天没活动过,叶修拾了竹枝挥舞起来,夕阳的余晖斑驳地映在他的身上,旁若无人地,却好像回到了什么久远的年代。

头有些疼了起来,残缺的魂魄小心翼翼地撕扯着叶修,他无端端地想到了韩文清,皱着眉头盯着自己的样子。

收了功,他叹笑着摇摇头。也不知怎的,就想到老韩看到他不遵医嘱在这儿练武后的严肃神色。

眼神有些茫然地瞧向天空,心里有些细密的乱。韩文清和斗神叶秋的感情世人皆知,可他对自己细致入微的关心却只有叶修知道。若是侠侣情深,以韩文清的性格,对自己这般特别又是何原因呢?

他对自己太好了,好得叶修几乎要以为,他对自己有什么特别的意思。

将竹枝抛在地上,暗嘲自己的多思和自以为的直觉。对竹林这里的环境的熟悉、对苏沐橙和那两个孩子隐隐约约的特别感受,以及对韩文清潜意识的亲近,大约都是没有过往可以依傍的自己在一个新的环境里试图抓住的浮萍罢了。

叶修转过身去,背着手毫不留恋地走出了竹林。

【我回来了……这章写的可能有点乱?就是想表达叶叶觉得自己那些若有若无的熟悉感都是自己想多了……】

评论(12)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