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君离

【韩叶】好久不见 Chapter 12

【韩叶】好久不见 Chapter 12
韩叶江湖文
有孩子(故事开始的时候就有了不影响阅读)
重伤失忆梗
同人新手,不喜勿入

当韩文清安抚好闻讯而来在门外焦急徘徊的兴欣众人和两个孩子,再次进入叶修屋子的时候,之前的忙乱已经平息下来。

“他怎么样了?”他快步走进来,偏头问张新杰,目光却紧紧停留在榻上躺着的叶修脸上。他先前嘴角的血迹已经被清理干净,衣服也换上了干净的,除了脸上的苍白和紧闭的双目,看不出受了重伤的样子。

张新杰和前来帮忙的方士谦对视了一眼,眼中都充满了复杂。

“前辈他……魂魄受损严重,实力不足,旧伤未愈的状况掌门您是知道的。”张新杰回答道,“平日里看不出来,练功也可照常,但若是像之前比试时那样尽全力的话……”

“受损的魂魄被抽调使用,旧伤也会难以压制。”方士谦接话道,“一次还好,若是多来几次,恐怕叶神的命就难保了。”

韩文清捏了捏眉心:“可有办法?”

张新杰回头看了一眼叶修:“根据我和方副掌门的判断,他的旧伤乃是在五年前那一战中被魔教教主伤了心脉,获救后没有医术高明者的及时治疗所以久拖未愈,幸亏他是斗神叶秋……才不至于拖到现在到了无法医治的地步。”

“我和新杰合力,可以慢慢医治他的旧伤。”方士谦道,“基本上有根治的把握,只要今天这情况不要再发生就好。”

韩文清点了点头:“那魂魄和实力呢?叶修回来以后你们一直没机会彻底为他检查一番。”

“魂魄的确如之前所预料。”张新杰回答,“遗失的魂魄无所寻,就无法解决这个问题。至于实力,在他魂魄受损严重的情况下,能恢复到尊者已经很好了……后面恐怕也难以再提升。”

韩文清点点头。叶修这几天在霸图,和他交流时也提过,自己的实力晋入尊者之后就进展缓慢,远不复从前的轻松。

“所以当务之急,需要想办法查清当年的战斗情况,找回叶神的魂魄。”方士谦将挑出的药草交给跟着韩文清进来的安文逸让他去煎药,这样总结到,“以他之前的强大和他现在的状况来看,魂魄消散的可能几乎为零,所以一定在什么地方。”

“找回了魂魄,是不是也能恢复实力……和记忆?”

“应该是的。”

“我知道了。”韩文清叹了口气,“谢谢你们。他什么时候能醒?”

“再过几个时辰吧。掌门,您可得让他悠着点,好好养伤别再发生今天这样的事了。”张新杰道,“另外……还有一事。”

“什么事。”

张新杰从袖中取出一块玉佩递给韩文清:“这是之前为前辈更衣时发现的,被他贴身收藏,可能是有关他的身世吧。不过……上面写的是个修字。”

“他原本就叫叶修。”韩文清结果玉佩回答,细细端详着。这块玉佩,当年叶修也拿出来在他眼前晃过一次,不过那是他没细瞧,叶修也没多给他看。

张新杰愣了愣,道:“这么说……这玉佩的确是他的。”

“不错。”韩文清点头,“怎么了?”

张新杰犹豫了一下,道:“这玉佩上的图案我曾见过。这个叶子的形状和排布,像极了兰城的一户世家。”

“兰城?”韩文清挑了挑眉,“世家?”

荣耀大陆上,江湖门派林立,魔教与联盟的对峙是大陆的主题格局。然而,也有很多不修炼的普通人,或是不排斥实力但也不喜欢行走江湖的武者,并不在武林中生活。他们聚集在大陆西侧,与世无争,无论联盟,魔教还是其它门派,都与之无争。他们建立了一座城,取名“兰城”,选了城主,建立了自己的制度法规。百余年的发展下来虽然实力强横者不多,但凭着经商确立世家地位的家族也并不少。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标识是叶氏商标。”张新杰点点头道,“叶氏是兰城历史最悠久的世家之一,颇具声望,即使是在蓬莱境内也有很多门派与之有合作。哪怕是在联盟中……也有贸易,不过并不占主要地位。”毕竟,联盟内部资源共享的质量远胜过其他来源。

“叶氏……”韩文清思忖了片刻,想起叶修从前简单提过的离家出走的传闻,“想来就是这样了。”

“单从这块玉佩的成色和花纹来看,他在叶家的地位恐怕并不低。”张新杰接着道,“我会去查一查具体的情况。”

韩文清将玉佩放在叶修枕边,在榻旁坐了下来,挥手示意其他人可以离开了:“这件事……你查便查吧,不过没有必要告诉他。叶修当年离家出走来到蓬莱,大约是兰城世家不好习武藐视江湖的作风原因。斗神的名号当年响彻大陆,叶家势力庞大,不可能不知道。他现在没有记忆,万一回去了,反而麻烦。”

“是。”张新杰垂首应了,接过安文逸端来的碗递给韩文清,和众人一起离开了。

叶修从混沌中醒来的时候,韩文清正端坐在一旁看着手中的书册。见他睁眼,立即合上书,倾过身子看他:“醒了?感觉如何?”

“唔……”叶修蹙了蹙眉。心口的钝痛比之以往算是有所缓解的,但他的注意力也并不在那上。精神的疲倦和撕裂般的疼痛让他一时说不出话来,只得集中所有的理智以防自己呻吟出声。

韩文清见他状态不对,立刻吩咐门外去唤张新杰过来,伸手搭上了叶修的手腕。

魂魄……即便是看叶修的表情,韩文清也知道。魂魄受损带来的创伤乃是各种伤痛之最,不然也难让眼前这个人露出如此难耐的表情。

“叶修……”他握住叶修的手,轻轻地拨开他额前的碎发,“叶修……”他不知道怎么才能减轻心爱之人的痛苦,只能一遍遍地唤他的名字。

奇迹般地,叶修似乎好受了些,也恢复了一丝清明。朦胧地睁开双眼,猝不及防地对上韩文清的视线。认识了这么些天,他虽不似旁人一般认为韩文清是个不近人情的人,却也没想象到他的脸上会出现如今这般表情。

心疼、焦急和隐隐的愧意,通过眼前人的目光直直敲击在叶修的心上。

他甚至有一瞬间的错觉,仿佛自己是韩文清很重要的什么人似的。

仿佛……他是韩文清牵挂了五年的那位斗神似的。

精神还极度疲倦着,却更在意韩文清的心情。叶修感觉到右手被紧紧握着,便稍稍曲了手指反握回去,张了张口轻声唤:“老韩……”

“怎么?哪里不舒服?”

“我没事……”他安慰道。见韩文清放松了一些的表情,叶修的心也莫名地柔软下来。不容他细想韩文清的反常,便听得屋外传来张新杰的声音:“掌门,我进来了?”

“进来。”韩文清顿了顿,放开了叶修的手站起身来道,“他醒了。”

张新杰入了屋,询问了叶修几句。此时叶修已经缓过来,径自半坐起来靠着软垫,不甚在意地回答张新杰的问题,仿佛刚才极其痛苦的那个人不是他一般。

张新杰不由轻叹一声。他怎会不知叶修要经历怎样的折磨,可这位前辈还是如从前一样,从不在外人面前露出软弱无力的样子,永远都是那么自信和强大。即使如今他失了记忆和实力,还是拥有那种让人不由自主信任和依赖的气场。

好在张新杰也算熟悉叶修,况且又是这样一个严谨的性子,自然不会被他的表象所蒙蔽。一本正经地交代了叶修的身体状况和他准备的治疗方案,并严肃地嘱咐了不得激烈打斗,换来了叶修的抗议:“我可是兴欣副掌门啊,这门派刚起步,我这不能做那不能练的怎么行?”

张新杰劝说无果,转眸看向一旁的韩文清。

韩文清将手中的药碗搁在桌上,也不看叶修,语气平淡道:“正因如此,你更不能乱来。你的身体状况我们已经告诉了兴欣,他们会盯着你的。如果下次季比之前你的状况没有改善,我会去和盟主说,禁止你参加任何比试。”

“……”叶修毫不怀疑韩文清凭着他的资历可以在联盟呼风唤雨,“你们霸图怎么这么多管闲事儿啊。”

张新杰怔了怔,见韩文清突然阴沉下来的脸色,抢先开口:“兴欣是联盟的一份子,我们就是盟友,这样的事情自然可以管。你的身体状况自己的门派解决不了,我和微草副掌门负责你的身体,自然有权限制你的活动。”

叶修撇了撇嘴:“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不用你们那么操心……”

“闭嘴。”韩文清彻底黑了脸。

觑了觑他的脸色,叶修终于没再说什么。虽然张新杰的条条框框让他很不适应,他也知道这是为了自己好。论理,他欠了霸图一个人情。甚至,说一条命也可以。

见没什么事了,张新杰不想尴尬地呆在屋里,于是告了退出屋,怎料却撞上了人。

“雨黎公子……”他叹了口气。屋里的两人闻声也望了过来,韩雨黎和叶云曦正站在屋外,一幅被抓了包的样子。

“不是让你们先回去么?”韩文清皱起了眉头。

两个孩子不说话,眼巴巴地望着叶修。叶修叹笑一声,拉了拉韩文清的衣摆:“罢了,反正我现在不困,让他们进来就是。”

韩文清看了一眼停留在衣摆处那只白皙的手,抿了抿唇点点头,两个孩子立刻跑进来扑向叶修。

韩文清手一伸,拦在了他们前头避免了冲撞,黑着脸道:“再这样出去。”

“老韩,别老凶他们。”叶修揉了揉叶云曦的脑袋,责怪道。

韩文清怔了怔,心情蓦地好了起来,低低应了一声:“嗯。”

“前天你教的那个招式,我练会了!”韩雨黎跃跃欲试道,“你要不要看!”

叶修摇头笑了:“这儿空间小,你要真练会了,那动静可大了,下回吧。”

这时,门外又来了人禀报:“兴欣的人来了。”

“兴欣?是你的新门派对吧?”叶云曦问叶修。

“新门派?”叶修愣了愣,还没继续说下去,外头的人已经进了来。

“老叶,这回你可丢人啦哈哈。”魏琛摇头晃脑地进了来,身后跟着兴欣的其他人。

“苏姨!”两个孩子很高兴地和苏沐橙打招呼,却没舍得离开叶修扑过去。

“哇!”陈果星星眼地看着这两个孩子挂在叶修身上的画面,“这就是你……”

“你说的那两个孩子?”唐柔接过陈果的话,陈果反应过来,暗自懊恼。

“对啊。”叶修没觉得奇怪,指了指韩文清,“这是他的孩子。”

众人抿了抿唇,叶云曦翘了嘴巴道:“大家好。”

“还真是挺可爱的。”方锐从前见过他们,魏琛却没见过。这会儿比对着韩文清和叶修,一时觉得反差甚大。

叶修却懒得和他们多说,向韩文清道:“需要我介绍一下么?这是陈果,我们兴欣的掌门……老魏你应该认识吧,方锐也是。这是唐柔代号寒烟柔,这是乔一帆代号一寸灰,都是我的亲传弟子。这是包子包荣兴,代号包子入侵,方锐的弟子。这是安文逸你刚见过了,这是罗辑代号昧光……”

韩文清很认真地听他介绍着,一一点头示意。对于这些救了叶修又照顾了他五年的人,他是诚心诚意的感激的。

“接下来这阵子我得养伤,经常还得来霸图给张新杰治疗,我信你们可以的。”叶修冲魏方两人眨眨眼睛。

“我们才不需要你呢。”方锐冷笑道。

“前辈……要尽快好起来呀。”乔一帆望着叶修道。

“放心吧。”叶修笑。

“这段时间,联盟也有任务要派给你……们。”苏沐橙走上前来道,“方才我去找盟主汇报叶修的身体状况,他交代我的。”

“我们?”叶修挑了眉。

韩文清已经伸手接过来苏沐橙手里的信笺:“我知道了,但是他现在的身体状况……”

苏沐橙摇摇手:“盟主知道的,他说你们可以先准备起来,等叶修的旧伤好了你们再去。”

“我和老韩?”叶修有些不解,却见周围人都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也就摊了摊手接受了。目前联盟里,他最熟的就是韩文清了,和他一起自然没有意见。

“果然联盟是压榨我们的,一进来就给派任务。”魏琛伸了个懒腰,“那我们先走啦。”

“你们也先回去。”众人走后,韩文清对孩子说。

“什么任务啊?”叶修看向韩文清手里的信笺。

韩文清打开看了看,递给叶修,脸上的神色有些严肃。

“魔教教主已经苏醒?这什么意思?魔教教主不是死了吗?”叶修没参与前期的大会,这会儿跟不上节奏了,震惊地问道。

韩文清摇头:“没有。据上次抓到的俘虏招供,魔教教主没死,迟早会醒来。不过他可能没说实话,魔教教主已醒也说不定。”不然的话,魔教进来的动作不会那么大……何况叶修既然三年前就醒了,那这种可能性自然不小。当年的情况,只有叶修知道了——但是他忘了。

“难怪魔教进来动作频繁……”叶修继续读信笺,“所以盟主的意思是?”

“这只是个猜测。不管醒了没有,他的力量现在都还很有限,所以我们如今对付魔教的骚扰还不那么费力。”韩文清坐了下来回答,“但是这个隐患越早查清根除越好。”

“唔。”叶修琢磨着,“那为什么找我们去?”

韩文清抬眼看他。自然是因为想借机找回你的魂魄,至少可以弄清楚一些事情。

“你当联盟其他人都是悠闲自在的么?大家手头上都有事做。”

“成吧。”叶修将信笺递还给韩文清,“看来我是没多少时间拉扯兴欣了。”

“有苏沐橙在,你尽可放心,何况你的弟子看起来都很自觉,不用你太操心。”

“这倒也是。”叶修笑了笑,“你们平时都是这样的么?按联盟的指示做好多事情?”

“门派的发展当然是重要的,没有谁会为了联盟的任务耽搁自家门派的事情。”韩文清回答,“只是近来局势紧张,恐怕大战在即,我们只有将注意力放在敌人身上了。形成联盟相互合作,这会儿是最重要的。”

“嗯。”叶修了然地点点头。魔教的力量可与整个联盟匹敌,其对武林的威胁不言而喻。习武之人大多有侠肝义胆,这样的责任是融在骨子里的。兴欣也是这样,所以才会更想进入联盟,不仅仅为了门派发展,也是想站到前线去啊。

想到以掌门陈果为首的那些人坚定的样子,叶修不由笑了:“那我们在可以动身之前,先好好计划一下吧。”

【唔……这一章是不是短了点?大家将就看吧,下周要高考英语一考了,可忙了QAQ】

评论(16)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