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君离

【韩叶】好久不见 Chapter 10

韩叶江湖文
有孩子(故事开始的时候就有了不影响阅读)
重伤失忆梗
同人新手,不喜勿入
非常抱歉哦拖了那么久才更,高三日子太可怕了TAT

走进寂静无声的嘉世外院,一种悲凉之感油然而生。高耸的建筑,开阔的练武场,依稀可见过去豪门的模样。

叶修不知道为什么韩文清特别带自己进入这里,出声问道:“这里……莫非是以后兴欣的驻地?”

韩文清摇头:“联盟盟域内还有的是空间。”

叶修“哦”了一声,说话间两人已走到了内院前头。

“你要进去看看吗?”韩文清语气平静无波。

“里面有什么?”

“里面是曾经嘉世内院。”

叶修怔了怔,心里产生了莫名的情绪,下意识地就向里走去。韩文清不急不缓地跟在他身后。

练武场、藏书阁、长老院、议事殿……没有韩文清在前带着,叶修却并没有走什么弯路。

“深厚的底蕴,果然远非如今的兴欣可比。”叶修感慨着,却在最深处的一座屋子前停了下来。

韩文清没有回答,静静看着他。

“这里是……”叶修看着眼前的屋子,在辉煌华丽的嘉世内院最深处,这屋子简素得有些不起眼。

“这里……是嘉世曾经掌门所居之处。”

叶修回过头看韩文清:“你说的是……斗神一叶之秋?叶秋?”

韩文清颔首。

恍惚间想起一叶之秋沐雨橙风的仰慕者陈果曾经说过有关叶秋的种种,这屋子的风格倒也不奇怪。叶修对那位斗神也是敬重得很,看向这屋子的眼神不由多了几分沉静。

又忆起陈果曾说的,有关韩文清和叶秋的种种传言。虽然是陈果所谓的小道消息,叶修却潜意识地相信,联盟曾经最厉害的两位圣者之间,有着惺惺相惜的爱情。

“不好奇吗?”韩文清见他没有进去,出声问道。

叶修摇了摇头:“罢了。”

联盟盟域说起来只容纳二十个门派,地域却绝对不小。骑乘着凤凰草草转了一圈,到了霸图门外的时候也已经日落西山。

“这几日你随我住在霸图,后日开始季比,你也和我们一块儿去看看。下次季比,你们可就也要上场了。”韩文清一边示意凤凰降落,一边道。

叶修简单表达了一下感谢,随着韩文清跃至地面。韩文清挥挥手,凤凰便低鸣一声,扇动翅膀飞走了。

“进来吧。”韩文清说道。

二人飞速地掠过外院,叶修甚至来不及仔细看看其貌,只知道似乎训练严的很。

有霸图掌门在,禁制自然拦不住叶修,二人很快便进了内院。韩文清吩咐上前来的白言飞:“议事殿集合。”

“是。”白言飞看了一眼掌门身后的人,低头应是,随后转身消失。

叶修跟着韩文清走向了议事殿,见到其殿门口的老虎石像,“啧”了一声。

还没来及发表什么评论,就听得左侧传来一道沉稳的声线:“掌门,叶……修。”

韩文清应了一声,叶修转头看去,斯文的男子穿着霸图黑红色的服饰,颈间腰间的挂饰彰显了他在霸图的不凡地位。

之前在宴上也有见到,叶修尚还记得,便道:“新杰尊者。”

张新杰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又收回了目光。

“先进殿吧。”韩文清率先走进了议事殿,叶修闻言跟上,张新杰和他身后的秦牧云跟在后面。

人到齐后,韩文清给叶修简单介绍了一下霸图的尊者级别人物,也象征性地介绍了叶修。在场的都是早已得到张新杰的消息,此时也只是憋着满腔情绪面对着五年前日常见到的脸,说着从未说过的客套话。

从前他们总抱怨叶秋嘴上嘲讽不给面子,还总是和掌门秀恩爱让人心力交瘁。可如今听着他客气低调的话语,看着他和掌门之间疏离礼貌的交流,更觉心里难受的紧。

简单的见面顺便带了晚宴,席间叶修别的说得并不多,倒是颇多感慨霸图的菜色合他胃口。又怎知,这本就是按着他的口味去做的呢。

趁他没注意,韩文清向张新杰望去。张新杰感受到掌门的示意,传音道:“我已让雨黎公子和云曦姑娘呆在自己屋中不要出来,掌门您的意思是……”

韩文清看向叶修的方向,沉默良久。他可以把两个孩子安排出去一阵子,让他们四处游山玩水他们也不会有异议,等叶修的事情查清楚了恢复了记忆,再叫他们回来。

可他心里却不愿这么做。

叶修之前有多爱这两个孩子他知道。这五年两个孩子有多想念叶修他也知道。他不忍心,也不觉得自己有权利,让这个重逢来得更晚些。

万一,只是万一,叶修的记忆找不回来,难道孩子永远不得与他相见?

可若是见了,就要坦白自己和斗神的过去。如此一来,想要在叶修失忆的情况下重头来过,恐怕更是困难重重了……

手指扣紧了杯沿,他敛去了复杂之色。宴罢,他对叶修道:“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不要四处走动。”

叶修连连点头,只当他谨慎霸图的机密。

张新杰跟上了径直向孩子寝殿走去的掌门:“掌门您……我想了几个方案,可以顺理成章地让两个孩子离开霸图一阵子……”

“他们哪也不用去。”韩文清打断了他,“我来找他们,是带他们去见叶修的。”

张新杰怔了怔,这个答案有些出乎意料:“可是这样叶修的身份就可能暴露了,而且如此一来,您想要……”

韩文清摇头:“我已决定。”

张新杰于是也不再多说,默默跟着。

“父亲。”走到院中,就见云曦从窗口探出了小脑袋看着韩文清,眨巴着大眼睛欲言又止。

韩文清微微蹙眉:“出来吧,我有事和你们说。”

叶云曦飞速缩了回去,片刻后拉着哥哥一起走到庭院中。她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张新杰:“父亲,我听说……我听说爹地还活着,是真的吗?”

韩文清愣了愣,示意张新杰先离开:“谁告诉你的?”

“……”叶云曦瘪了瘪嘴,“奇英哥哥。”

韩文清揉了揉额头,他本还想循序渐进一下,这回倒好了……

一直沉默的韩雨黎见他的反应,终于忍不住开口了:“是真的吗父亲?爹地还活着?”

叹了口气,韩文清颔首:“没错。”

叶云曦已经蹦了起来:“他在哪?我要去见他!”

韩雨黎也明显急促了呼吸,紧紧盯着父亲:“他为什么不回来?”

“他……”韩文清看着孩子们激动的神色,实在有些不忍心说下去。

想起五年前他在叶秋陨落三日后打开殿门,看到殿门外站着的韩雨黎,也是现在这般神情。

“他不记得你们了。”他还是说了实话,“他实力大损,还丢了记忆,不记得自己姓甚名谁,现在的他叫叶修了。”

两个孩子怔了怔,互相对视了一眼。

“爹地他……连您也不记得了吗?”

韩文清点了点头:“不记得了。”

“您不告诉他吗?”

“不能告诉他。”韩文清摸了摸叶云曦的脑袋,“他魂魄失散,在找回来之前强行唤醒他的记忆或是人为暗示会给他造成伤害。”

韩雨黎抿了抿唇。叶云曦尚小,只知道难过。

可他更多的是心疼。

心疼爹地这五年受的苦,不用想象也知道是怎样的光景。

还心疼父亲。他知道父亲原本不是个细腻温柔的人,这五年他背负着爹地的托付将自己和妹妹养大,为了和他们好好交流一度试图改变自己在他们面前的形象和习惯。

他也知道父亲有多思念爹地。每一年爹地的忌日他都会去千波湖呆上三天,平时一提起爹地父亲的表情都会不由自主变化——五年了,他至今都没能淡然。

他可以想象看到爹地的那一瞬间,父亲有多激动。也可以想象被爹地当作陌生人对待的时候,他的内心有多煎熬。

相比自己的双亲,他和叶云曦其实没什么可抱怨的吧。

他拉了拉叶云曦的手,却见她回过头来的脸上,挂着复杂的神色,让他一瞬间感受到了一种成熟——妹妹也理解这些。他高兴地想着。

韩文清叹了口气站起来:“他现在就在霸图。”

叶云曦双眼亮了起来:“我们可以见见他吗?就见见,不说他是爹地。”

“来吧。”韩文清点点头,朝院外走去。

三人走进议事殿的时候,叶修正百无聊赖地在殿中转悠,细细观赏着殿壁上挂着的各种画卷,其他人都已经离开。

“叶修。”韩文清唤道。

叶修方才从对着壁画的沉思中惊醒过来,扭头刚要应答,看到韩文清身后的两个孩子不由怔住。

“这是……”

“这是雨黎,这是云曦,他们是……我的孩子。”韩文清看了一眼身后两个目不转睛盯着叶修看的孩子回答道。

“孩子……?”叶修愣了愣,不由有些震惊。江湖上那些称大漠孤烟和一叶之秋为宿敌的人错得多么离谱啊,人家孩子都有了。

目光不自主地移到两个孩子身上,叶修莫名觉得自己的心跳有些异样。

被两个孩子这样盯着,叶修有些不自在起来。韩文清拍了拍他们:“这位是兴欣掌门叶修,还不行礼叫人。”

说完又有些发怔。叫什么?叶修叔叔?

韩雨黎抿了唇,依旧盯着叶修不发声。虽然他心智比同龄孩子成熟,可毕竟也难以像父亲一样,将这么波澜的情绪掩饰的很好。他不说话,是不想暴露自己颤抖的声线。

叶云曦则早已绷不住,此时竟红了眼眶。前几日在父亲的寝殿里偷看到的那副面容,此时竟突兀地出现在了自己面前。这不是梦,却比梦境要难以招架百倍。

自她有记忆以来,爹地留给她的第一个画面,就是这样陌生而惊愕的表情。可她还是不能忍不住高兴,想要扑到他怀里的冲动几乎难以自持。

叶修见他们这表现不由有些莫名,尴尬地看向韩文清:“看起来,你的孩子们不是很喜欢我……”

这话说的,两个孩子连忙摇头想要解释,韩文清说:“不会。他们可喜欢你了。”

“是吗?”韩文清掷地有声的说话方式总能增强他的说服力,叶修挠了挠头走到孩子们面前。

韩雨黎仰头望着五年未见的爹地,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叶云曦已经逼回了泪水,心思玲珑如她,立刻向叶修伸出胳膊:“抱抱!”

“……”在场的三位男性一同石化。韩文清和韩雨黎石化是因为平时叶云曦从来不用这种卖萌的手段博取怜爱,一般都小大人得很。叶修石化则是因为……

太!可!爱!了!

下一秒他就弯下身来将女孩儿抱起来,体会着一种奇妙的感受。叶云曦伏在他身上,小脑袋搁在他肩上向站在一旁的韩雨黎眨了眨尚且泛红的大眼睛。

韩雨黎撇了撇嘴,没能撇去心里那丝丝的妒意。他拉了拉叶修的衣摆,不语。

叶修低头看了看他:“你也要抱?小男子汉可不能黏黏糊糊,不似老韩的作风啊。”

韩雨黎呆了呆,不为所动继续拉他的衣摆。叶修只得放下叶云曦,俯身搂了搂韩雨黎,却突然被他紧紧抱住。

“没想到我还挺招孩子喜欢的嘛。”叶修也不由笑了起来,又摸了摸一旁缠着他不放的叶云曦的脑袋。这其乐融融的景象,看得一旁的韩文清悄悄地红了眼眶。

等叶修抬起头看他的时候,韩文清已经收敛了神色。叶修的眼中闪耀着光芒:“你的孩子真可爱啊老韩,一点都不像你能带出来的。”

韩文清愣了愣,“哼”了一声。

“他们也很优秀。”他这样说。

“我信。”叶修笑嘻嘻地说。

评论(10)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