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君离

【韩叶】今夕何夕,见此良人(中)

50fo点文 因为本人还没上大学所以带了点儿高中
都要百粉了这篇还没写完……最近真心好忙,更的慢请宽恕
弄不来链接,前文戳头像
感谢喜欢_(:з」∠)_

韩文清和叶修在旁人如方锐黄少天眼里,是两个高中时期开始的死对头,相互之间的交流极少。无论是早上晨跑,约图书馆还是一日三餐,他们唯一相处时间就是四人集体活动时间,两个人似乎从不交流多余的话。

甚至,必要的话也很少直接说。

以至于方锐一度认为,这两个人视对方如死敌,让他很为216寝室的氛围担忧。

可事实上,这两个人并不对立。他们只是觉得尴尬而茫然,不知道该怎么和前任和谐相处。

是的,前任。两个大男人,是高中时期隐秘不为人知的恋人。连苏沐橙都不知道。

恋爱是由韩文清开始的,是由叶修结束的。

大学开头的这些日子,叶修时常想起那些决定抛开的往事。他竟想不起高三那年自己分手的原因究竟为何,却对高一韩文清认真表白的神情记忆犹新。

在A中,叶修和韩文清都算得上是风云人物。

韩文清的出名主要是因为他的性格和长相,以及七班班长这个知名的身份。不仅是七班,整个年级都少有学生乐意去惹他。不过也多亏有他,七班在A中的一切体育赛事中遥遥领先。

叶修的出名则是因为他的成绩和嘲讽能力。作为一班的班长,他并没有韩文清那样的威严,但他带着班里人参加任何活动,输人也不会输阵。虽然是个从不锻炼的宅男属性,叶修也有引以为傲的地方——高中三年,他的成绩没有掉出过年级前三。可偏偏,还不是个死读书的主。

按理来说,一班与七班风格不同,楼层不同,这两个人由点头之交发展到恋人关系的概率并不很大。但有个媒介,恰到好处地出现了——荣耀。

方锐这样的资深荣耀玩家都知道,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在荣耀开服时就是立于顶端的死对头,曾经在空积城外打了场野战,以一叶之秋的胜利告终,这件事到现在还有不少人提起。

却很少有人知道,这两个人后来又在一处很少有人的场景约了一架,附带一个看热闹的秋木苏。

那场架最后是大漠孤烟险胜,他转身离开前留下一句:“加个QQ吧,以后好切磋。”并打出了一串数字。

死人是不能说话的,叶修于是去搜了那串QQ号,却意外的发现是自己在学校的学干群里加过的几个躺列的好友之一。

于是叶修也没有敲他,只是在三天后的班长团支书例会上经过韩文清身边时,念了个坐标说:“今晚八点等你。”

两个人都不是太看重竞技场全胜记录的人,但也不乐意就这么失去了100%的数据,所以他们的早起的PK全都在野外,甚至影响了他们的升级速度。好在也没有很频繁,所以注意到的人并不多。

学校里两个人也变得熟悉起来,放学以后经常一起去学校附近的麻辣烫,有时还带个从网吧出来换换气的苏沐秋。

高一上期中考试前夕,韩文清第一次拒绝了叶修的约架:“我要复习。历史政治还没有整理,挂科会被查表。”

叶修的回复是一连串的图片,韩文清点进去一看,全是字迹工整、条理清晰的笔记。

“?”

“别整理了,把这个看一遍,标重点的地方背一下,然后赶紧陪我打一场,我想到了新的连招。”

“你的?”韩文清细细看着这些笔记。

“废话。”

那次的考试,韩文清的史政第一次考了班级前五,加上他本来就不差的理科,总分第一次冲入了年级前五十。

不过他可没太兴奋,而是在仔细思考一个问题。

准确的说,是一系列问题。

于是那天放学他趁叶修还没来,问将脸埋在麻辣烫里的苏沐秋:“你有没有不舍得拒绝的人?”

“嗯?”苏沐秋一脸莫名地看着他,“你怎么。突然问这么奇怪的问题?当然有,我妹妹嘛。”

韩文清欲言又止。

“你不舍得拒绝谁啊?”苏沐秋两眼放光地看着他。

“明明以前我考前会拒绝所有人邀请我分心的事情,但这次我却不舍得拒绝一个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韩文清摇摇头,“而且那个人拍的复习笔记,我保存了到现在还舍不得删。”

难得听韩文清讲那么多话,苏沐秋真是好生惊讶。细细品味了一下,一拍桌子:“你这分明是喜欢上人家了嘛!还复习笔记,哪个小女生啊,快说出来回头我让阿修帮你参谋参谋。”

韩文清似乎被他说的“喜欢”二字吓到了,然后连连摇头:“不行。”

这个时候叶修回来,他立刻止住了话题,并且用眼神警告苏沐秋不准乱说。

苏沐秋表面上似乎被他的脸色震慑了,当晚就跟叶修说了这事儿。哪知道他说出复习笔记的时候叶修的表情瞬间僵硬了起来。

“你觉得他喜欢那个人?”

“这不摆明了吗?”苏沐秋极其八卦地笑着,“你是没看到他今天说这话时候的表情,不然肯定不会怀疑的。”

“……”叶修沉默了半晌,漠然地转过头去了。

“真没意思,都不激动的。”苏沐秋啧着嘴,“哎你说那是谁啊?能不能打听打听?”

叶修头也不回:“如果你问笔记是谁的,那可能,大概是我的。”

后来叶修假装不知情,依然和三天两头和韩文清约战,不过潜移默化之中他的言语多了些调笑,心里也越来越期待和韩文清都是约战。

等他都快忘了那天苏沐秋说的话时,韩文清在学校的圣诞联谊会上将他拉到了一边。

“干啥?想真人PK啊?”叶修的目光还停留在韩文清身后老远的舞台上。

“叶修,我喜欢你。”

“嗯……嗯?”叶修由漠然转为震惊,“你说啥?”

韩文清看着叶修,他的眼里映射着自己背后盛极了的灯光。

“我喜欢你,叶修。我喜欢你。”韩文清定定地看着他,深吸一口气,“在一起吧。”

“……”沉默大概有两分钟之久,然后韩文清听到叶修说,“好啊。”

深呼一口气,韩文清甩甩头从回忆中脱出身来。整干手中的毛巾挂号,他走出卫生间,扫了一眼另外三张床上鼓起的被子,摇摇头喊他们:“起床号吹过十分钟了,再不去晨跑赶不上早饭了。”

“唔……”方锐咕哝着翻了个身,“我拒绝起床。”

另两张床的人也以沉默附议着。

大学的第一个月尴里不尴尬地过去,其实除去寝室里的心累,适应大学生活也让这几位很是疲惫。他们都是不混日子的人,R大也不是混日子的学校,平均每一天他们都要在图书馆或者自习室呆到九、十点钟,回寝室还要继续学习,荣耀切磋什么的其实是极难得的事。

于是,晨起跑步就成了疲惫的他们第一个宣泄口。除了一向有良好作息和晨练习惯的韩文清,另三个宅男属性的家伙可不想坚持晨跑四年。

黄少天揉了揉眼睛:“反正打卡的地方也没老师检查,老韩你帮我一块儿打了吧,卡就在我桌上。”

韩文清沉默了一下,方锐也跟道:“对啊,室长理应做贡献嘛。我的在右手边第一个抽屉里,谢了啊!”

“……”韩文清继续沉默,靠窗那边的叶修也被吵得清醒了一点,半坐起来似乎在思考怎么开口。

“韩文清……”他刚睡醒的声音带着点模糊,却依然透露着生疏的语气。

韩文清皱了皱眉:“不。”

“……”叶修强迫自己睁开了眼,“老韩……”

韩文清取方锐卡的动作顿了一下,回头瞥了他一眼。

“我不帮你打。一个人打四张卡太明显了,两个人打四张正好。”韩文清说,“起床,我等你。”

两个人上下铺对视了几秒,叶修率先移开了目光。揉了揉头发他晃晃悠悠地下了床,面无表情地从韩文清身边飘过,进了卫生间。

十分钟后,叶修揣着自己和黄少天的卡,不情不愿地跟着室长走入了秋风中,出门前对着让自己带早饭的方锐比了个中指。

操场上放着晨跑的音乐,韩文清跑在前面,叶修呼哧呼哧地跟在后面。

“老韩,你慢点,平时你不跑这么快呀。”

韩文清回头:“今天晚了,要来不及了。”

“你别呀,有时间的。”叶修继续劝道,却没想过要脱离前面那个人自己跑自己的。

“那好,回答我的问题,回答一次,我放慢一点。”韩文清不为所动,感受着身后的沉默,保持着原有的速度。

叶修眸色深沉地看了他一眼:“行。”

“苏沐秋怎么了。”韩文清头也不回地抛出第一个问题。

“车祸,高三寒假的时候。”

韩文清放慢了一点:“为什么不告诉我。”

“……”为了减速叶修没有犹豫地回答,“忘了。”

韩文清咬了咬牙,又慢了一点:“为什么不考帝都,你的成绩到了的。”你以前一直想去的。

叶修抿了抿唇,道:“不想去。”

韩文清没有放慢速度。

“沐秋的妹妹没人照顾,我要照顾她。”

韩文清回头看他:“苏沐橙?”

叶修喘着气点头:“慢一点。”

韩文清似乎并不满意他的答案,但还是听了他的话。叶修见他不再提问,看看还有一圈,主动要求:“还有问题吗?”

“有。”韩文清说,“到底为什么分手。”

“我说过了的。”叶修怔了怔。

“我不信。我从来没影响过你的成绩。”

叶修怔了怔,快要岔气的身体催促他想想这个问题的回答,思绪便飘远了。

其实具体分手的原因他已经记不确切。韩文清说的没错,他们的恋爱从未曾影响过彼此的成绩。叶修一直是年级前三,韩文清的成绩也是不降反升,有叶修的加持一度稳定在年级前五十。

一定要回忆那段日子,叶修只会觉得近在眼前,却又兵荒马乱。他和韩文清的性格相差千里,说实话,在一起的时候摩擦远多于甜蜜。

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唯一知情的苏沐秋好几次劝架的时候撂筷子怒道:“你们这个样子干脆别过了!受不了你们!”

说归说,劝归劝。即使苏沐秋不劝,他们也会冷个一两天后默默地和好。虽然矛盾产生的原因大大小小,日常心累,叶修和韩文清没有一次说出过分手。

他们固执地守着这段感情,尽管他们都不善言辞,都还不懂得如何平和地谈一场细水长流的恋爱,也不懂得如何包容彼此的性格。

可他们都很认真,无比的认真。他们会在每一个节日前为对方准备礼物,并担心对方有没有准备。把纪念日记得一清二楚,换日历的时候先翻到圣诞除夕写下画个心,其实不写也绝不会忘。

这也导致了苏沐秋对自己唯一知情人的身份由骄傲变为了头疼。

再后来呢……到了高三,叶修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俩的学习状态飘忽不定,加上家里的压力,梦想的闪烁——韩文清的成绩是去不了帝都的,渐渐地有了疲惫之感。不是移情别恋了,甚至不是不爱了,只是在兵荒马乱的高三,回忆起两人的事情只能想到无休无止的争吵和调解,两个不懂得浪漫的人,没能让恋爱成为自己高三生活的调味品。

反而成了负累。那时候的叶修是这样想的。

他提出分手的时候,韩文清只是平静地看着他。他们是一样的人,所以没有试图改变他的想法。

他甚至没有问他原因。

他只说:“好。”然后转身就走。

仿佛是为了遵从仪式感地取消了特别关心和置顶,叶修那时候甚至没有心痛的感觉。他甚至没有苏沐秋反应强烈,只当有一件事终于做完了一样。

那种空落落的空虚感,很快被学业的重压压的所剩无几。

苏沐秋车祸去世的时候,他甚至忘了通知韩文清——本也没必要通知,韩文清和苏沐秋的熟络,原本都是基于他的。

他为了照顾苏沐橙,篡改了家里填好的志愿,划去了帝都的零志愿。

那段日子他甚至没再想起,去关心韩文清的成绩和志愿。

只是有时在夜深人静时怀念苏沐秋,会想起那时候他们身边还有一个韩文清。偶尔,还会轻轻叹一口气。

又或者,在杂物堆里翻出以前韩文清写给他的毫无文采的情书,会嫌弃地扔回去,半晌再捡出来,带着莫名的情绪将其平整地放到抽屉里。

究竟为什么分手呢?那时候他想过无数条理由。可他没有问,他没有说。

如今会想起来,那些理由都记不清了。甚至,连那时候兵荒马乱的记忆都模糊了。大大小小的吵架,杂七杂八的理由,令人心累的性格摩擦,统统想不起来了。

却想起来好多个久远的瞬间,韩文清那张近在咫尺的脸颊,细微不易察觉的微笑。

在分手后的许多夜晚都没有想起来的,如今重逢一月,却又映射在了脑海中。

张了张嘴,他答不出来。况且他可以想象,即使自己答了,后面还会跟出什么问题。本能地,他竟想要逃避。

看了看越来越近的终点线,他超过了韩文清:“算啦,一点点路了。”

徒留身后,那道复杂而隐忍的目光,迟迟不肯移开。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