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君离

【韩叶】好久不见 Chapter 7

韩叶江湖文
有孩子(故事开始的时候就有了不影响阅读)
重伤失忆梗
同人新手,不喜勿入

联盟的总域在蓬莱深处的一座高山上,此山无名,江湖上人都称其为蓬莱仙山。仙山并非联盟之人就可以进入,一般只有门派中的尊者、圣者可以和掌门一同入山议事。当然,在类似季宴这样的时候,优秀的弟子也可随掌门入山。

这也是为什么声势浩大的年会一般在各个门派举行,毕竟大多数人是无权进入仙山的。

联盟宴饮向来不喜在封闭的内殿举行,内殿狭小不开阔,想要比试一番便会损害好多器具。季宴也同样如此,虽说是为了确保季比的和谐,联盟那些尊者圣者可不管那么多。斗技切磋,是这些武痴最好的下酒菜。

因此,季宴在蓬莱仙山峰顶的平台上进行。

此刻的峰顶已经坐满了武林高手。

轮回寡言少语的掌门周泽楷、长于交际的副掌门江波涛、初来乍到的孙翔。

蓝雨温文尔雅的掌门喻文州、喋喋不休的副掌门黄少天、他的新秀弟子卢瀚文。

微草不断察言观色的掌门王杰希、不久前回到门派内的副掌门方士谦、门派新秀弟子高英杰。

霸图面无表情的掌门韩文清、不苟言笑的副掌门张新杰、内门新秀弟子宋奇英,以及寄居多日的苏沐橙。

还有雷霆、三零一、百花、皇风、虚空、烟雨……

就连最近内部乱得不行的呼啸都来了三位,心力交瘁的掌门林敬言正和霸图的张新杰交谈着,目光时不时向山下瞟去。

联盟一年四次的季宴,很少有这么热闹。各大门派,尤其是豪门,一般都是来一两个代表敷衍形式。

众人之所以来齐,是因为盟主说兴欣会在今天前来表达谢意,让大家一起考察一番,也因为这个门派引起了广泛的兴趣。当然,还因为有老朋友在。

几位圣者、尊者没营养地聊着天,弟子们默不作声地拘束在一旁,于暗中相互打量。盟主还没宣布开宴,饿了的也只能喝点儿特供的茶。

“报!”宴台入口传来禀告声,“兴欣来了。”

“请上来吧。”冯宪君坐直了身子,吩咐。

黄少天侧身问喻文州:“怎么大家都好像很感兴趣的样子?太久没迎新了还是怎么地?”

喻文州闻言四下一扫,周泽楷、王杰希、张新杰等人都全神贯注地看着入口处,可以说除了韩文清兴致缺缺,在场的都显示出几分期待来。

“方锐在兴欣呢。”他回答,“而且那个号称全才的君莫笑……确实足够引起兴趣了。”

“切……”黄少天微微有些不屑地想要反驳,可当他顺着随着入口处响起的动静看过去时,顿时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不止是他,在几声零星的东西打翻的声音后,全场都是一片寂静。只要有个宗者级别的人在场,就能听到这些圣者尊者忘了掩饰的急促呼吸。

韩文清感受到这种奇怪的氛围,方才抬眼看去。

这一看,再也移不开目光。

脑子里有什么东西轰然炸开,韩文清感受到了自己骤然加快的心跳,大脑却是一片空白。

虽然离得挺远,那群人在入口处就站住了。可中间这个身影,熟悉得他用不着仔细辨认。

他什么也说不出来。他什么也不敢说。

有好多人几乎就要脱口而出的话,被那个人拱手行礼的样子生生咽了回去。笑话,就连韩文清都没看过叶秋规规矩矩行礼的样子吧。

哦不,成亲拜堂的时候,他好像还挺庄重的。

“兴欣副掌门叶修,感激三日前联盟微草出手相助,特携长老和优秀弟子前来拜谢。”叶修平静的声线回荡在众人耳边。

“……”回答他的是一片寂静。众人还没一个缓过神来的,毕竟任谁突然看到一个自己认为死了五六年的兄弟疑似出现在自己面前,都没法很快镇定下来的。

而且,这礼数周全,行事低调的人真的是叶秋?

他刚才说自己叫什么?叶修?叶修是谁?

还有,听他说话声音的功力,怕不是刚晋入尊者的实力吧?要知道叶秋,可是差一步可以修炼大成的巅峰级别圣者啊。

所以……只是长得像吧?巧合吧?

韩文清的嘴唇微微颤抖。叶修……他知道这是他的真名。虽然他当年没仔细解释名字的问题,他也没有在意,可关于真名的事,韩文清也并没有忘记。所以……他真的还活着?

冯宪君颤抖着声线,让叶修上前来些。

叶修心里奇怪,本以为怎么说这些大神也会先和方锐寒暄几句。不过他也没有露出什么异样的神色,陈果耳提面命的礼数完成了,他便随意地向前走了几步。

那副姿态,一下子和那个人重叠了起来。

于是接着,众人看清楚了眼前这个人。如果把这叫做仅仅相似,那真是太怀疑这些尊者圣者的眼力了。

可看他沉默而有点茫然的样子,并不像是记得他们的。几位圣者相互间交换着神色,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然后,连带着冯宪君一起看向了犹自呆愣的韩文清。

张新杰轻轻地咳了一声,韩文清才发觉众人的目光。心下竟有些茫然,带着点梦中的恐慌,他小心翼翼地叫出这个名字:“叶修……”

已经整整五年不止,这个名字再次由他的口中念出。叶修将目光转向他,竟直觉有几分贪恋的熟悉。虽然有点莫名,但他还是下意识地冲韩文清笑了一下。这一笑,可又让对方虎躯一震。

“霸图掌门韩文清?”他也不向圣者行礼,自来熟的语气倒是化解了众人不知说些什么的尴尬,“闻名不如一见,倒也不似传闻中所言。”

闻名不如一见……韩文清的心瞬间沉落下去。

倒是其他人稍微缓过神来,带着疑惑的态度想要试探。如果真的是叶秋失忆了还实力倒退的话……倒也蛮有趣的?

喻文州笑问:“哦?传闻中如何说?”

叶修愣了愣,倒也丝毫不见慌张:“凶神恶煞,让人闻风丧胆。”

还有些发傻的众人听得这话都不由笑了出来,王杰希问:“那你现在觉得呢?”

叶修挑了挑眉,又看向韩文清。这一次,目光对了个正着。他张了张嘴,一时说不出话来。对方眼里的复杂神色让他有些想要躲闪,可不知为何,就是移不开目光。

叶修的沉默却让众人的兴趣被提到了至高点,连韩文清眼里也闪出几许好奇来。

眨了眨眼睛,叶修望着端坐在那里的韩文清,鬼使神差地说出了难得工整的十六个字:“剑眉星目,龙凤之姿。望之俨然,王者风范。”

旁人眼中的意味深长暂且不提,韩文清的心中却是猛然一震。此刻,他无比肯定,眼前这个就是他日思夜想的那个人。

仿佛看到了很多很多年以前的一个夏日的午后,叶修翘着腿赖在韩文清内院一棵大树的树冠上,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老韩,说真的,我原来还真以为你是个凶神恶煞不近人情的家伙呢。”

他记得那时候他们才熟悉起来,他对叶修的感情也还朦胧着。那时自己似是带了些期待与好奇地问他:“那你现在认为呢?”

“唔……现在呀?”那人晃了晃腿,翻身坐了起来,盯了他半晌,他微笑着说,“剑眉星目,龙凤之姿。望之俨然,王者风范。”

眉心微动,澎湃的情感几乎难以抑制,却听得冯宪君的声音:“方锐,你回来了。怎么到了兴欣去的?”

方锐久在兴欣,知道的必然多些。冯宪君的问话,也是暗示方锐把情况解释一下。

方锐瞥了叶修一眼,上前一步:“咳……是这样。我孤身在外游荡了月余,才遇到了副掌门的。虽然当时他实力初至宗者级别,不过我还是很看好他的,毕竟他对武学的了解极具天赋嘛。其实兴欣基本上都是靠他在发展的,也不知道他的来历,嗯……说到这个,副掌门其实是我们掌门救下来的,听说昏迷了将近两年才苏醒,醒的时候就是宗者实力,也不记得自己姓甚名谁,对武学的了解倒是与生俱来。他为了报恩留在兴欣,我为了混口饭吃就跟着他了嘛……”

众人包括叶修在内都抽了抽嘴角。不过叶修是云里雾里,其他人倒也把关键信息全抓住了。

不知其来历?恐怕方锐比叶修自己都清楚。

昏迷两年,实力大退,记忆全失,天赋犹在……嗯,交代的很全面了。一时间,众人心里都是五味杂陈。

“不知道来历吗?”王杰希摆弄着茶杯说,“是魂魄受损?有没有试着唤醒记忆过?”

叶修微怔,他倒是没纠结过这个问题,横竖是个无功无名的江湖小人物吧。

方锐摇头:“副掌门的状况非常奇怪,魂魄受损情况极其严重,并且难以捕捉其失散的魂魄,强行唤起记忆恐怕会受到伤害。”这也算是一种警告,让众人不要急于揭露其身份。

韩文清的眼神有瞬间的黯淡,随后却又恢复了常态——能活着,已经非常好了。具体当时发生了什么,慢慢再查吧。

忽闻抽噎声,转头一看,苏沐橙不知何时已经哭得梨花带雨,正躲在后排不想引起叶修注意。

再看看周围神色各异的尊者圣者,他心里不由一叹。叶修啊,你这个人是牵动了多少颗心。

冯宪君叹了口气:“倒也……无伤大雅。来来,先入座吧,可以开宴了。”

把酒言欢之间,兴欣众人都和联盟见了礼。叶修像是想起了什么:“对了,我们兴欣还有一大长老今日未来,说起来似乎原也是联盟中人,不过他没有详细说过。”

方锐瞟了瞟蓝雨方向,在心里对那位长老说:啧啧,可不是我供出的你。

“哦?是谁?我看榜上也没有联盟曾有的代号了。”冯宪君好奇道。

“是迎风布阵。”叶修回答,“其姓名为魏琛……”

“咣!”听得一声巨响,叶修的话被硬生生打断。

那边,黄少天从桌子底下一跃而起,大声问:“你说谁?”

面对蓝雨正副掌门的灼灼目光,叶修一时有点讶异:“魏琛。”

“……”

众人的目光变得更奇怪了。而喻文州和黄少天的眼里,却显出了极其深刻的复杂神色。

“前辈是蓝雨的首位掌门,或者说,创始人。”喻文州轻声说,“我和少天,都曾是他的弟子。”

这下,轮到失忆了的叶修震惊了,不由喃喃:“那他为何不肯来?”

喻黄两人对视一眼,黄少天嘀嘀咕咕说了一大串,叶修也没有听明白,只知道大约是当年魏琛的离去带了点儿不寻常,不肯回来大约也是作的原因,不由有些好笑。

“盟主,各位圣者,尊者。”宴席将尽,一直被各种曲折盘问的叶修又开口了,“明人不说暗话,今日联盟邀请兴欣同宴,是否有收录招揽之意?”

还是一如既往的耿直啊,众人感慨着,纷纷看向冯宪君。若说今日之前还有什么不确定,叶修出现以后大概就确定了——不然,韩文清大概会跟冯盟主拼命。

冯宪君微微点头:“的确有此意,经过今日这番交谈尤其。不过按照规矩,兴欣必须要接受合适的挑战检验。”

叶修眯了眯眼睛,也不问挑战是什么,只懒洋洋道:“好。”

【好了你们要的见面(ಡωಡ)
后面等兴欣进了联盟以后基本上就是韩叶从头开始的感情线了,可能老韩时不时得被虐一虐,不过我会尽量写甜的~
当然,还有的虐在后面嘛_(:з」∠)_别人都说我适合写虐文,所以我当然不会一直甜下去的咯
最后,欢迎评论提意见哦~感谢喜欢

评论(9)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