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君离

【韩叶】好久不见 Chapter 6

韩叶江湖文
有孩子(故事开始的时候就有了不影响阅读)
重伤失忆梗
同人新手,不喜勿入
(联盟和修修擦肩而过~过渡一下,下一章就见面喽)
我可没说见面就甜啦_(:з」∠)_
欢迎评论哦~点文尽量周末发

蓬莱临近边境的一处山谷入口,一清瘦的少年正不安地徘徊着。像是在等人,又像是在发呆。

“来啦?”听得一声熟悉的呼唤,少年转过前去,恭恭敬敬道,“前辈。”

来人正是叶修,肩上扛着千机伞,带着点儿笑意看着眼前的少年:“今天这么早?微草放假了?”

少年闻言低下了头,欲言又止。

见他这幅样子,叶修移步过去:“一帆?怎么了?”

乔一帆抬起头,却被他温和的话语刺激得几乎要落下泪来,嗫嚅着道:“我……微草……”

叶修是知道几大门派最近在招收新弟子的事情的,联想到微草择优汰劣的传统,隐约明白了怎么回事:“微草不要你了?那正好,来帮我们吧。”

乔一帆怔然。虽然有预料叶修会接受他加入兴欣避免他无处可去,却不曾料他会这样说:“帮?”

叶修欣然点头:“对啊,帮。你看,你们联盟最近积极备战和魔教的对抗,又刚拆了一个豪门,肯定近期就要收录新门派了不是?我们兴欣那几个现在虽然进步很大,要想进联盟还是有些困难。你若是来了,不正好雪中送炭?”

“啊……”雪中送炭么?从来没受过重视的乔一帆心底隐隐有些激动。自己还有重回联盟的机会么?

更重要的是,他能成为眼前这位前辈的弟子吗?

虽然这位前辈的容貌总给他几分熟悉之感,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似的,但乔一帆从未往心里去。他所在意的,是叶修给他的教诲和鼓励,让他改修鬼阵。虽说为此他还和虚空闹出点笑话让王杰希头疼了一回,他也真真切切感觉到自己修学鬼阵的得心应手。这些日子虽然在微草被边缘化着,可他每半月和叶修会面的时候,总能得到他极其认真的指点,茅塞顿开。甚至他在微草内门练武时,觉得原先修行的已经陌生了起来。

“前辈……”他小声地请求,“进了兴欣,您能收我做弟子么?”

叶修愣了一愣。兴欣规模小,除了实力摆设的掌门陈果,就只有他这个副掌门和方锐魏琛两位长老,以及一个半吊子医者安文逸。其余的人全是内外门的弟子,以战矛为武器的唐柔是他的弟子,修习混斗之术的包荣兴是林敬言旧日的搭档方锐的弟子,独来独往的莫凡和实力稍逊的罗辑则是和他们比较亲近的外门弟子。

他原想将乔一帆介绍到魏琛门下,反正教导所有弟子的基本都是叶修,其他人并没有博采众长的本事。

虽说兴欣上下级观念一向不很强,但显然乔一帆这个微草内门出来的弟子会很在意这些。犹豫了良久,叶修点头道:“好吧。”

听得叶修从带了个微草弟子回来收作弟子,魏琛和方锐也没有多言,只是暗自感慨乔一帆的运气之好——从微草被边缘化的内门弟子,一跃成为昔日斗神的亲传弟子,恐怕他知道了做梦都会笑出来。而无论是叶秋还是失了忆实力倒退的叶修,都是极其真诚地关怀后辈的。

自从那次深夜的对话之后,叶云曦对爹地无可抑制的好奇终于得到了初步满足。难得和韩雨黎达成了一致意见,两个孩子跑来对父亲要求闭关。

韩文清听了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叶云曦:“你哥哥十岁了,实力初初成型,是可以闭关专修一阵子了。你才六岁,闭关做什么?”

小姑娘嘟了嘟嘴,闷闷不乐道:“哥哥闭关了,没人陪我练武,父亲你又那么忙,我会很无聊的。”

“那好办。”韩文清说,“我让苏姨上霸图来陪你就是。”

“父亲。”妹妹的问题得到了解决,韩雨黎开口了,“等儿子这次出关,是不是就可以跟着您上战场了?”

听得上战场,韩文清第一反应就是皱眉。虽然他是个严厉的父亲,但许是受叶秋影响,对孩子也很是慈爱。战场上刀剑无眼,韩雨黎如今的实力未必足以自保。

可转念一想,韩雨黎是大漠孤烟和一叶之秋的孩子啊。这两个代号名扬江湖的时候,他们的实际年龄只有十六七岁。要说真刀真枪,十岁的时候他们早都已经司空见惯了。

“看你表现。”韩文清说。横竖跟着霸图,不会出事的。

之后的一个月里,苏沐橙来了霸图。毕竟不是霸图人,她也很有分寸,从来不进议事正殿,只在两个孩子的居所住下。韩雨黎闭关了,她就天天陪着叶云曦练武,相比于忙碌的韩文清,她最近可有大把的时间随时给予指导。

对于这两个孩子,苏沐橙一直是极其关心的。而对于妹妹云曦,或许因她是女孩子吧,她总是更偏爱一些。云曦身在霸图,照顾她的全是男子,得亏有苏沐橙在,才培养出她优雅的淑女气度。

时光悄然而逝,由嘉世通敌在武林掀起的轩然大波慢慢平息下来。三月要到来了,联盟的初春季比也不远了,各大门派都在摩拳擦掌着。

季比是联盟内部一种良性竞争的方式,也是荣耀大陆排行榜中门派排名的重要参考依据。季比分为三天,第一天是外门弟子佼佼者的比试,第二天轮到内门弟子中较为出众的,第三天则是位高权重的护法、长老、掌门等尊者、圣者的比试。

每次季比都有排名。对于弟子们来说,这是自我表现的好机会,对于门派来说,则是争取联盟更多资源的方式。

每年四次季比的总分排名,决定了下一年联盟资源的分配。

当然,顶尖的门派,更多的是把季比当做一种历练,毕竟即使没有联盟,仅凭门派的自身实力也可以获得大量的资源。

排名依据的分数按照三天的比试情况以不同的分值累加,第三天自然是分数最高的。而巅峰实力的这些人水平又相对固定,所以排名的梯队很少出现变化。

想当年联盟刚成立的时候,嘉世接连三十年年总分排名第一的记录震惊整个荣耀大陆,这个记录直到如今联盟成立百年也没有突破,这也直接促成了嘉世发展成为第一个豪门级别的门派。斗神一叶之秋的赫赫威名,也是从那时起开始在众人心中屹立不倒的。

再看看如今的嘉世,不免让人唏嘘。

不同于年会的和谐,季比总是充满了火药味,似乎到了圣者层次的大神们都喜欢争一口气,互相之间甚至没少为这个斗过架。

嗯……大漠孤烟和一叶之秋这对伴侣就是典型例子。

为了众门派不会因这种比赛闹得尴尬,每次季比之前都会有小型宴会,各位掌门会挑选参加比赛的十来人左右参加,被叫做季宴。算算日子,这次的季宴大约还有一周左右了。

可就在这时候,魔教又闹事了。

“掌门,魔教又侵犯蓬莱边境了。”被派出去打探消息的周光义向韩文清汇报,“微草已经前往支援了。”

“微草?”韩文清问,“为什么是微草,不应轮到了轮回?而且,他们这么快就整顿好,已经去了?”

周广义回答:“是的。据悉,此次魔教大举侵犯的是兴欣那边,兴欣不久前收了微草筛出去的一个内门弟子,跑回来向微草求助了。所以,微草是先于联盟知道此事的。”

张新杰听了,敛眉沉思。

“战斗规模如何?”韩文清继续问。

“同上次差不多。”白言飞在一旁说,“所以杰西圣者也亲自去了,大约想去看一下魔教最近有什么不对劲之处吧。”

“唔。”韩文清点点头,并不让人意外,“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关注着战况吧。”

众人退了出去,张新杰转向韩文清:“若与上次来犯的规模差不多,兴欣能撑住的话,那就证明这个门派确实值得注意了。”

而此刻,被联盟列为值得注意门派的兴欣正在苦战着。副掌门叶修最是辛苦,既要自己独当一面,又要劳心劳力补救众人的疏漏。方锐魏琛在另一边战场上,方才又让弟子中最为靠谱的乔一帆去求救,如今战势越发胶着了。

千机伞翻转在手,叶修抵挡着面前四个魔教弟子的合力进攻,眼神却注意着唐柔那边。果然见缺乏实战经验的她渐渐体力不支,于是边示意安文逸过去送丹药,一边就其方才的战斗做着提点。

话锋一转,又向那边的莫凡嚷嚷去了。看他这幅把实战当训练的淡然模样,不远处观战的陈果不由安下心来。

“叶修!”那边传来方锐的叫声,“我们来帮你了。”

“那边怎么样了?”

“小乔动作倒快,微草已经来了,还是杰西圣者亲自来了呢。”魏琛说着,却听不出几分恭敬。

“如此甚好。”叶修应道,“不累的话赶紧过来助我退敌,早些弄好这边,也好去向那边道谢。”

“弄……”方锐一阵无语,伸出右掌,真气化为实形向叶修前方不远处探去,将那一团魔教弟子的指挥者准确无误地揪了出来。

“看见没,黄金右手!”很少又和叶修并肩战斗的机会,想想这人的身份和目前弱于自己的实力,方锐不由亢奋起来。

叶修撇了撇嘴。真不知道方锐魏琛这两个联盟里出来的尊者为什么总热衷于炫耀他们比自己实力强这件事。

看了看方锐,自从他主动提出跟着他来兴欣以后,就改修了气功,也把原先在荣耀榜上的代号弃了去,改叫海无量。如今看来,他已经适应得马马虎虎,对得起尊者名号了。

所以说……一个联盟尊者为什么要在自己这个宗者身上找存在感啊。

有了魏琛和方锐的加入,战势变得明朗起来,很快就接近尾声了。陈果松了口气走向叶修,却发现他正蹙着眉发愣。

“叶修?”陈果唤他。

叶修没有回答,其他人也注意到了他的异常围了过来。魏琛端着下巴观察着:“这是……要突破?”

叶修微微回神,道:“好像是。”

“不是吧,你上次出关才多久,这就又要突破?”饶是知道他身份不凡,方锐也不免感慨起世道不公来。

叶修摇了摇头,仔细体会着身体微妙的感觉:“我也不知道。方才战斗的时候,总有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诱发了我现在的感受。”

方魏二人对视一眼。这是叶修苏醒后第一次大规模实战,作为曾经的斗神,这种感觉当然熟悉。若真是由此激发了他实力的进一步恢复,那是不是说明……他也能恢复记忆呢?

却见叶修突然脸色苍白,“噗嗤”一声,嘴角溢出丝丝鲜血,众人大惊。

“你怎么了?受伤了?”陈果焦急。

叶修摇头,魏琛蹙眉道:“他的身体旧伤未愈,又刚出关不久,如今又要突破,身体承受不了。时间紧迫,我和方锐得赶紧他回去给他护法。”

叶修强撑着不适,抬眼看向另一边战场:“那我先回去。掌门,你带一帆前去微草那边告谢,等过两日我好了,再正经地上联盟拜谢去。”

陈果连连点头,丝毫没有介意他的逾越。毕竟自己虽然是掌门,要向联盟拜谢恐怕还不入他们法眼。兴欣想要得到收录,礼数不能不全。

方锐心里轻叹一声,从前的叶修,哪需要思考这么多礼数上的事情?却也没有多说,和魏琛一起跟上了他。

那一边,王杰希看着凌乱的战场,并没有让弟子前去收拾,而是等待着兴欣的人过来。一方面,这收拾战场的活本就归兴欣所管,另一方面,他对那个君莫笑当真很感兴趣。

很快,那边行来了五六个人,走在最前头的是个长发女子,身边跟着的人里,有这次前来求助的乔一帆。看到王杰希看他,乔一帆脸色泛红,垂下头去。却是不见传言去了兴欣的方锐。

那女子向他拱手,恭敬道:“杰西圣者。”

他点点头表示回答,扫视一圈没找到疑似君莫笑的人。直觉告诉他,兴欣的三个顶梁柱都不在这里。

“我是兴欣掌门,代号逐烟霞。”陈果知道王杰希对几个人的实力已经有了估计,生怕惹他不快,解释道,“副掌门君莫笑本也想过来,但没想到方才打了一仗竟是要突破了,且身体状况也并不好,所以就先行回去了,另两位长老也去为他护法了。事发突然,还望圣者见谅,过几日,兴欣一定庄重上联盟拜谢。”

挑了挑眉,王杰希笑道:“突破?如此真是恭喜了。联盟对兴欣很有兴趣,我们也很想念故人方锐,若是方便,你们可以在三日后的季宴上向盟主表达感谢。”

陈果精神一振,忙道:“一定,一定。”

王杰希看了看战场:“这些,不用我们帮忙了吧?”

“不用,不用,今日多谢了。”

“嗯。”王杰希颔首,示意弟子们准备回去。目光扫过兴欣众人,在唐柔身上多停留了片刻,又转到了乔一帆身上。

“一帆。”他最后笑着说,“进步很大。”

评论(7)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