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君离

【韩叶】好久不见Chapter 4

韩叶江湖文
有孩子(故事开始的时候就有了不影响阅读)
重伤失忆梗
同人新手,不喜勿入

“哥哥……”回霸图的路上,云曦拽着雨黎的衣袖,欲言又止了半晌还是忍不住问道,“爹地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啊?”

韩雨黎微怔,看着妹妹闪闪发亮的双眼。爹地是在妹妹一岁的时候陨落的,那时自己也才五岁,不过好歹对爹地还是有些记忆的。兄妹俩成长的过程中,身边的人很少提起他们的爹,可能是怕触痛他们。联盟之中,详细知道他们身份的只有那些爹地的故友,他们无一不对兄妹俩很慈爱,却也很少提及那个人。就连父亲也很少和他们说起,而他们知道父亲将自己带大并不容易,也不愿意惹得父亲伤心。因此,云曦所知道的那些都是从旁人那里拼凑起来的基本信息,可她也没有开口问过。

叶云曦也知道自己的问题有些突兀,垂下头小声解释道:“你们都不告诉我有关爹地的信息,可最近接二连三听到有关他的事情,方才那位前辈对我们的态度也变化很大。我真的很想知道……”

忍不住摸了摸妹妹的头,韩雨黎说:“其实……我知道的也并不多。你想知道什么?”

“我只知道爹地是当年荣耀榜上的第一高手一叶之秋,姓叶名秋,是嘉世的掌门,武器是却邪。其他的,他的为人,他的战绩,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爹地的确是当年荣耀榜上第一高手,与父亲相斗多年,其实他们也不分上下。不过父亲说过,爹地博采众长,就其对武学的理解之全面透彻,天下之人,无出其右。”韩雨黎拉着妹妹的手,缓缓说道,“他为联盟第一人数十年,大大小小的战役皆亲身参与,战功赫赫。嘉世内外的弟子,只要向他讨教,都可以得到指点。所有人都很尊崇他,我记得黄少天前辈说过,他虽然看着总是很懒散,但其实他在那里,可以让所有人安心。”

“爹地……他好厉害。”云曦怔怔地听着,脑中那个空落落的身影逐渐形象起来。

“是啊……很厉害。”

“那……他为什么会……”会陨落呢。

“千波湖之战,众门派皆派了最精锐的队伍前去,分头征战,并试图揪出魔教教主的踪迹联手进攻。”韩雨黎知道妹妹的疑问,轻声细说,“可没想到,就在众人最为分散之际,那魔头却出现在了千波湖畔——是众人约好的聚散之地,只有嘉世留守。爹地派人四散通报,自己以一己之力敌之,可惜各门派收到传讯赶来时只看到了一片大战之后留下的焦土,魔教教主的盔甲,和爹地的战矛。他们感知了多次,确实是两人同归于尽了。”

悲怆的氛围回荡在行路的四人队伍中。叶云曦第一次听到爹地陨落的详细原因,不禁悲从中来。

“那一日,各门派赶来的太慢了。”宋奇英皱着眉头说,“可据各位前辈说,当时都是极力赶来。按理来说,战斗不会那么快结束的。叶秋前辈若是想拖延时间,应当有的是方法才是。不过看他留下的遗书,大约也没想拖延。”

邱非摇头:“我也一直觉得此事蹊跷。不过当日我没有去,并不了解详情。”

“父亲曾说……”韩雨黎的声音有些阴沉,“他怀疑嘉世故意拖延报信,且对嘉世将却邪占有并交给现任掌门孙翔很是不满。迟早有一天,我要替父亲夺回却邪。”

众人皆是沉默。自从叶秋离去后,嘉世越发不比从前。新任掌门孙翔是陶轩长老和从联盟中下游的门派挖来的人选,虽然实力颇具锋芒,管理能力却一塌糊涂,且为人狂傲,为许多人所不喜。不过谁都知道,嘉世真正的话语权掌握在陶轩手里,人脉也多由副掌门刘皓把控,孙翔只是个实力震慑的标杆罢了。

不少人时不时感叹,若是斗神看到如今的嘉世,必会痛心疾首。而让众人猜疑的是,霸图掌门韩文清虽将叶秋留下的一切都照顾得很好,却没有帮过嘉世一次。虽说霸图嘉世常年处于竞争状态,可毕竟有那么一层关系在,韩文清的做法着实有些不合常理。如今叶云曦听得另三人的对话,终于明白了些许个中缘由。

听闻了吴雪峰的消息,韩文清的表情无甚变化,只是微露感慨之色:“好些年没闻得他的消息,竟是被你们遇到了。他给你们的东西可要好好研习,这都是难得的功法武学。”

“是,父亲。”韩雨黎恭声道,“前辈听闻爹地陨落的消息很是感伤,儿子想着若是以后得空可以常去看他,也好想他讨教一二。”

韩文清看了他一眼,摇首道:“罢了。他闲云野鹤惯了,断不会长期停留在格林之森,你们只需好好练武,就对得起他了。”

随后又转向一旁恭立着的白言飞:“不过我想了想,我与吴雪峰也算旧识,又有……他的关系在。如今他帮了孩子,于情于理我也当去与他相会一番。你准备准备,明日与我一同前去。”

“是……”

“掌门!”白言飞的应声被门外打断,霸图的副掌门张新杰快步走了进来,“魔教来犯,已经打到蓬莱边境了,冯盟主请我们尽快前去应敌。”

微微一怔,下一秒韩文清便站起身,方才的叹色全然消失不见:“集结众人,马上出发。”

看向欲言又止的韩雨黎,他道:“别想着前去了,我出征这几天你就和云曦好好习武,回来我检查成效。”

“言飞,你也去准备吧,吴雪峰只好日后再见了。”

“是。”

魔教来犯的消息打破了蓬莱秘境这一个多月来的宁静,没有轮到迎敌的众门派纷纷派出探子前往前线,霸图和嘉世则迅速汇合。

“韩掌门。”刘皓跟着孙翔走了上来,问候道。

韩文清只是点了点头,看了孙翔闪闪发光的战矛一眼,移开视线平淡道:“走吧。”说完就率先走开了,留下刘皓在身后暗自咬牙。

蓬莱边境战火蔓延,联盟众人赶到的时候,已有几十个小门派与魔教战在一起。韩文清并不多言,手一挥,霸图弟子们便纷纷拿起武器投入了战斗。

韩文清没有武器,赤手空拳以一敌四,却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嘉世即使这些年再没落,也不至于只有这点战力。目光落到嘉世的战圈,孙翔正挥舞着那杆熠熠生辉的战矛一路冲杀,虽然看在他眼里还称不得大成却也进步不小。可反观刘皓,除了下意识的经验动作,可谓是毫无建树。虽然一直知道此人心术不正,不尽心于武学,韩文清却也不信他只有这点水准。心中不由起疑,他一时却也想不明白。

“掌门,这边的魔教势力已经基本被击退,接下来东西两边各有一处战场十分焦灼,我建议兵分两路。”战使稍缓,张新杰上前快速为韩文清包扎了胳膊上的伤口,请示道。

那边孙翔刘皓也过来了,韩文清问张新杰:“哪边魔教势力更大些?”

“西。”

“那好。”韩文清转向嘉世众人,“霸图去西侧支援,你们东侧。”

孙翔正要开口同意,刘皓却插话道:“我们去东侧吧,嘉世可不比你们霸图要弱。”

此话一出,霸图众弟子暗中有些嗤笑,孙翔却似乎听得受用,没有出言阻止。韩文清微微蹙眉,想到方才刘皓的表现,疑云顿起。

还未及开口,张新杰已经回答道:“不必,霸图已经派人往西边去了。”

韩文清心里清楚,自己没下过这个指令,张新杰也没有。他看了一眼张新杰,知道他早已发现了不对劲之处。没有和欲言又止的刘皓多说,他淡淡瞥了他一眼,转身向西侧走去。

“派人盯着点东面。”他听到张新杰吩咐着。

西侧的战况果然焦灼,好在霸图一投入,形势便倒向了苦战的众门派。韩文清边战斗边在战圈中搜索,很快锁定了一戴着黑色面罩的消瘦男子。

“魔教六护法。”张新杰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韩文清眯了眼睛,掠身向那人而去。靠近了,果然对其容貌有些眼熟。那人看到是他显然有些惊讶,虽然转瞬即逝,却还是没有逃过韩文清的眼睛。加紧攻势,他对对方诡异的攻击毫不退避,几十个回合后将其生擒。适时的,张新杰出现在他身边,将那人迷晕过去。

扫视了一眼,魔教众人已经节节败退,眼见六护法被擒更是战意全无。这厢安定下来,他又向东面望去。

“嘉世那边感觉没尽全力,竟隐有败退之势。我方才已经排了白言飞和宋奇英带人前去了。”张新杰说,“今日嘉世很是奇怪,刘皓尤其。来的似乎都是他的人,邱非我也没有看到。”

韩文清收回了视线,脸色颇为阴郁:“有一阵子没和嘉世合作,也没有太过关注其内部情况,没想到现在成了这样。”

知晓掌门心情郁结的原因,张新杰轻叹一声,集结众人打扫战场准备回去。秦牧云和曾信然走上来,将那魔教六护法带了下去。方才还如火如荼的战场,这会儿只剩下了寂静无声,除却空气中飘散着的血腥味,一切恍如平时一般。

回到了联盟,韩文清没急着回霸图,与张新杰一起,押着俘虏来到联盟的长老议事大殿。所谓长老,其实就是各门派的掌门。殿中,冯宪君和微草蓝雨等门派的掌门已经列席坐好,等着他们的到来。

“战事已经平息了。”韩文清进殿后说了一句话便不再多言,对战事具体也没有过多阐述。

冯宪君问道:“可有发现什么异常?”不然,霸图不会传信让他们汇集于此。

张新杰上前道:“此次战役疑点颇多,魔教战力似乎比前几年持久不少,且……”张新杰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出嘉世的事。

众人听得,纷纷蹙眉。魔教战力持久在多年前曾是其最难攻克的地方,当时他们也曾费尽心思研究其奥秘以寻求破解之法。后来在叶秋与魔教教主同归于尽后,魔教的战力大减,众人这才发现魔教内部的秘法,教主可以提升他们战斗的持久力。此等秘法甚少见到,又需要极深厚的功力,秘法也只有联盟高层知道。

这些年,魔教没有新的教主,自然也不再有此能力。可如今……是有了新教主,还是……

“掌门擒获了俘虏,这是魔教六护法。”张新杰继续说着,目光转向了左侧端坐的女子,“还请楚掌门将他带回烟雨,好生拷问。”

烟雨是联盟这方面最擅长的,拷问之术出了名的有效。据悉,在烟雨的囚牢里,求死是不可能的事。而除了各种酷刑,还有类似于美人计等迷惑神志的秘术。提及烟雨这一点,联盟众人也都会不寒而栗,不过也多亏了烟雨,多年来联盟才能得到许多旁人得不到的情报。

“放心吧。”楚云秀眯着眼睛道。

之后的两天蓬莱秘境风平浪静,韩文清在门中指点弟子,并一如既往地严格执行着自己日常的练习。让他宽慰的是,韩雨黎越发的懂事了,并且展现出了强大的天赋——无论是战斗还是对武学的理解,他都可以达得到联盟对“天选之人”的定义。这其中融合了他两位父亲的血缘,也少不了他自己的刻苦。

韩雨黎这几天对韩文清说得最多的就是:“父亲,我要让爹地为我感到自豪。”

就连小妹叶云曦也开始对习武上心起来,除了完成父亲从她四岁起便让她修习的几本基本武学功法,还开始主动尝试阅读有关武学的书籍,甚至溜到张新杰的讲堂听课。

欣慰的同时,韩文清也开始越发频繁地想起五年前离开自己的那个人。在叶秋陨落之前,他一直构思好的未来是两人各自掌管着霸图和嘉世,有战事了就并肩作战,没战事就私下切磋。等孩子长大些可以习武了,就一起言传身教,他负责日常严格的监督,叶秋负责关键之处的点拨,两个人虽然生活中都不算细腻,但一定能把两个孩子培养成新一代的武学天才。等未来有一天,魔教被根除了,或是新一代可以独当一面了,他们大约也累了,就挂帅而去,携手一起浪迹江湖。

那曾经是他们共同畅想的未来。

可如今,他成了自己从未想到过会成为的单身父亲。本是个不苟言笑的掌门,却竟然也成功将两个孩子拉扯长大,将全部的心力和寄托交付于他们。事实上,整个联盟的人都为此唏嘘,暗地里也在感慨,若是叶秋在天有灵,大约也会为之红了眼眶吧。

“掌门,烟雨的审讯结果出来了,盟主召集我们前去。”白言飞打断了韩文清的又一次恍惚,压低声音,“传信的人说……盟主的脸色难看得很呢。”

评论(2)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