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君离

【韩叶】好久不见 Chapter 2

韩叶江湖文
有孩子(故事开始的时候就有了不影响阅读)
重伤失忆梗
同人新手,不喜勿入

又是蓬莱秘境一年一度的热闹时期,联盟的年会今年在轮回开展。微草、蓝雨、霸图、嘉世等等门派悉数到场,轮回副掌门江波涛笑脸相迎,掌门周泽楷则一言不发地坐在轮回主位,众人也皆是习惯。除去年会,众门派都坐落在荣耀大陆的蓬莱秘境内部,本身也距离不远,加之一年当中互相合作次数不在少数,众掌门集会亦是频繁,这年会于他们来说也无甚吸引人之处。只是作为惯例,年会不仅是众人难得的放松时间,也是联盟盟主点评一年时间各门派的表现而做出部署的时间,更是各门派交换大陆情报,尤其是有关黑暗势力动向的大型议事集会。因此,年会也是得到联盟各方的相当重视。

而对于众门派中内外门的普通弟子和其余一些武林人士来说,这联盟的年会却是一场让人心心念念的盛事。他们在年会上虽然无权参与许多要事的讨论,却至少可以见到荣耀榜上那些家喻户晓的代号背后的真人,很多时候,还能看到他们之间意思意思的比试和交流。一些较有潜力弟子,还可以在会上试试请前辈赐教。因此,这年会也被武林戏称为“全明星盛会”。

众人入座不久,盟主冯宪君也到了,挥手示意各位不必多礼,坐下便宣布年会开始。一时间觥筹交错,满足了生理需求再折磨精神一向是联盟的惯例。

另一边,宋奇英和邱非带着两个孩子来到了联盟势力范围边缘处的山林里,开始了他们半年一次的历练。

“格林之森。”宋奇英介绍道,“相对安全些,里面的生物不是很难对付,云曦姑娘第一次历练,就在这里吧。”

叶云曦已经撒了欢儿地窜了出去,吓得另外三人急忙跟上。见其兴奋,韩雨黎也没有阻止她,只是跟在她身边暗自记着来去的路线。而两位保护者已经隐去了存在感,悄悄跟随。

七拐八弯,也不知行踪遵循着什么逻辑,两个孩子穿梭在森林中,遇到什么生物来找麻烦就练练手。这般历练可谓游玩一般,一个时辰后,两人毫发无损地站在了密林深处。

“前面的气息好像有些不同,先等等。”突然,韩雨黎拉住了妹妹,微蹙了眉道。

“什么气息?”叶云曦一脸莫名。躲在暗处的两位不由在心里感叹,韩雨黎果然不愧是那位的孩子,继承了其远优于常人的五感和警惕之心,仅仅十岁就能分辨这般微弱的气息异常。

又往前小心走了几步,却隔着越发稀疏的树木见着一小块空地,还有一座简陋的小木屋,却像是在此伫立了百年一般充满岁月的沧桑。雨黎直觉有些不对,云曦却已经“哇”的一声朝木屋掠去,似是太久没见到可以歇脚的地方了。

阻止不及,雨黎只得紧随其后,暗处的邱非和宋奇英还没来及跟上,却发现空地间突然四起屏障,将他们隔离开去。两人大惊,屏障里的两个孩子却尖叫着,不受控制地被吸向那木屋。

韩雨黎虽然不能判断出这是一招名震天下的“捉云手”,却也感受得到属于一位气功师的强横实力。面对绝对的悬殊差距,再勇敢的人也不会逞强。感受着这股力量中夹杂的某种似因被扰了清净而产生的怒意,他艰难地取出怀中韩文清给的玉简。将其迎上那股力量的冲击想以此将其弄碎,却听得“咦”的一声,拉扯着自己的力量突然消失了,玉简却被吸进了屋内。

韩雨黎顾不上玉简,从地上爬起来就去扶自家小妹,那木屋中却是闪出了一道人影。虽有着刚才的惊险,可看到对方温和的眉眼,还是让人不由得放松下来。韩雨黎猜测这是武林中那些隐居的强者之一,巅峰实力恐怕与联盟里最顶层的强者差不了多少。

那人双手一挥,一股强悍的气息爆发而出,周围的屏障竟是实化起来,遮住了外头焦急的两人。只听那人传音道:放心,我不会伤害他们。你们就在这呆着,哪也别去。

宋奇英为难地看向邱非,邱非犹豫了半晌,想想要走怕也走不了,只得决定暂时原地等待。

屏障内,惊魂未定的两个小孩看着眼前的男人。那人端详了一会儿手中的玉简,又看向韩雨黎问道:“韩文清是你们什么人?他的玉简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携带的。”

听得此人认识父亲,悬着的心稍稍放下了一些。不知为何,韩雨黎从那人眼中看出了些许隐藏的期待:“家父韩文清。”

那人仿佛得到了应证一般了然,却又有些怔怔地看着他:“你是……韩雨黎?”

韩雨黎一愣:“正是。不知……”

那人却又看向叶云曦:“你也是他们的孩子?”

听到“他们”二子,两人都是呆住。

“是,小女姓叶名云曦。”云曦乖巧回答,“不知前辈竟是家父故人,打扰前辈清修,还望前辈恕罪。”

那人眼中忽地现出些许年轻的光亮:“哈,与其说我是韩文清的故人,倒不如说我是老叶的老友。雨黎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那时我可是你爹的副掌门啊。”

听到爹地的信息,两个孩子心跳也加速起来。电光火石间,韩雨黎知道了对方的身份,恭敬地行礼道:“雨黎不识,竟是吴雪峰前辈。听闻前辈四处游山玩水独自修炼,却不想在这格林之森遇到。”吴雪峰在他一岁时就离开了联盟,加入了那些因年岁和心力不济而成为隐者的大神,说起来,他在联盟中也是效力过百年的资深长者。

吴雪峰轻笑:“难为你们还知道我这个人,看来老叶那个小没良心的没有彻底忘了我啊。我先前闭关多年不问世事,竟不知他们又添了一女。你们爹地和父亲还好吗?”

原来……他并不知道爹地陨落的消息么。雨黎和云曦对视一眼,心里颇有些沉重。

“怎么?”吴雪峰察言观色,有些紧张起来。

韩雨黎低下头:“爹地……五年前与魔教教主同归于尽了……灰飞……烟灭……”

仿佛受到了重创一般,吴雪峰猛地退后两步,眼里写满了不可置信,连带着周围的屏障也晃动起来。他的嘴唇有些止不住的颤抖,紧紧盯着韩雨黎过了好久才稍稍平复下来。

“他……他……”最后,千言万语的心潮澎湃只化作了一缕叹息。

那个人生前笑起来没个正形的样子又浮现在了吴雪峰的眼前。那样一个见谁都能嘲上两句的人,却也是那一代人的信仰和信心的倚仗,有他天就不会塌,有他联盟就不会倒。斗神封神绝非虚名,他看似随意却顶天立地无所畏惧的形象,在武林众士眼中比神还要可靠。

一叶之秋的名号在江湖上流传开来的时候,吴雪峰已经是一个二流门派的首席长老。因为一些机遇他们相识还成了朋友,那时一叶之秋的身边还有秋木苏。后来秋木苏陨落,他被邀去做了新兴门派嘉世的副掌门,可以说参与了嘉世跻身一流门派并立于联盟巅峰的过程,也见证了那人成为荣耀大陆武林排行榜顶尖的斗神。他们一直是彼此信任的搭档,吴雪峰修炼的气功总能恰到好处地配合那杆战矛的耀眼光芒。

而看着他声名鹊起的同时,也看着他和同期的顶尖高手大漠孤烟的相识、相知、相爱。那两个斗了十年,最后成了伴侣,在自己离开联盟的一年前有了一个可爱的孩子。

就是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十来岁的少年。清秀的脸庞,带着俏似其父的不怒自威,却也看得出那人的灵动与安然。吴雪峰看了他很久,心情似乎终于平静下来,只留下无尽的怅然。

“你们随我进来,我有些东西要交给你们。”

从知道对方的身份开始,韩雨黎就不再害怕了,相反的很是崇敬。他们不知所以然地跟进屋去,坐在了吴雪峰示意的位子上。就看他一边在内室翻找着什么,一边对他们说:“你们的爹地与我相识多年,还有几分兄弟的情谊在。如今他不能教导你们,且让我替他做点什么。”

很快吴雪峰回到外室,手里是几本功法武学。见到这些,两个孩子皆是震惊地对视了一眼。功法武学习武之人必不可少,但像吴雪峰这样的身份所私有的,恐怕不输给一流门派普通内门弟子在门派内所获的最佳资源。即使他们是霸图掌门之子,也不能轻易地接触到这么多。他这是,送给他们?

“这些是我早年和你们爹地一起打拼的时候存下来的武学典籍中较有价值的。”吴雪峰将这些东西放在桌上,眼里也是流露出回忆之色,“我主修气功,不用武器,也没那个天赋博采众长,这里面我能用的我都已精通甚至超越其原貌,不能用的保留着也无益,给你们并不可惜。你们爹地真真是做到了博采众长,天下武学无出其右,任何人的武功绝学在他面前立刻原形毕露,这正是因为他精通几乎所有的武器和心法,怕是对武功的本真理解也异于常人。你们若是有朝一日能达到他的境界,才真算是不枉他的血缘。”

闻言,韩雨黎也收回了拒绝的话,起身有模有样地行礼:“多谢前辈倾囊相授,我与小妹必不负期望。”

“切记,不可贪多,不可浅学。我把这些交给你们,绝不是逼你们全部吸收掌握的。”吴雪峰严肃地叮嘱道。

“是,我们会注意的。”雨黎应道。

吴雪峰点点头,送他们出了木屋,叹道:“我在这儿停留了不少时日,也要继续去别处游历了。你们回去吧,若是有缘,日后自然还会相见的。”

他手一挥,屏障缓缓散去。雨黎和云曦看到不远处宋奇英和邱非紧张的神色,也不再多言,礼貌地向吴雪峰告辞离开了。

林间的空地上,只留吴雪峰一个人站在木屋门前,看着四人离去的背影,眼中流露出感慨之色轻声喃喃:“老叶,不愧是你们俩的孩子啊。”

评论(3)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