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君离

¥38.00

购买链接

【预售】魔道祖师动画-亚克力镜

【韩叶】好久不见 Chapter 16

Chapter 16 韩叶探七彩圣泉

兰城边境,两道身影悄无声息地落在城门外不远处的路边,注视着眼前车水马龙的景象。

“兰城的百姓虽都是不习武的普通人,日子倒也过得欣欣向荣。”叶修摸着下巴点评。

“没什么区别。”韩文清淡淡地回答,“有富贵世家,也有贫民窟,习武不习武的并不会改变这些。”

叶修微微一哂,感叹道:“几年前被救起来后就一直呆在主域,还没出来看过。这会儿看到兰城,倒是觉得以后可以来玩玩。”

“嗯。”韩文清应了一声,却又蓦然想起张新杰对叶修身世的猜测,不由蹙了蹙眉道,“不过你们兴欣如今正在关键阶段,你还是别想着出来到处跑了。”

说完这番话,韩文清又觉得有些多余,于是也没等叶修回答,转身走向一条岔路。

叶修默然地注视了一会儿他的背影,心里闪过一串莫名其妙的疑问。

等他跟上来后,韩文清指指前方:“顺着这里往前走,就可以到七彩圣泉了。你有什么想法?”

叶修扫了一眼四周偶然经过的车马:“除了七彩圣泉,这条道还通往哪里?如果只是那泉,应该不会有这么多豪华的车马才对吧。”

“从这里可以通向主域,也就是普通门派落脚的地方。”韩文清回答,“有些兰城的富贵世家,与武林门派之间有交易,所以有走这条道儿的车马也不奇怪。”

“唔……”叶修想了想,“若是那魔教教主当真在七彩圣泉疗伤,所有能通向圣泉的入口一定都有魔教中人把手,我们进不去,还容易打草惊蛇。”

韩文清表示同意:“那我们只能溜进去了。把我给你的面具戴上。”

叶修从取出面具正要戴上,目光却忽然一凝。韩文清注意到他的异常,顺着他目光看去,却只看到了空荡荡的道路,依稀像是有马车向着主域方向绝尘而去的样子。

“怎么了?”

叶修收回了目光,戴上面具掩去了神色,缓缓摇头:“没什么,走吧。”

韩文清又深深看了他一眼:“走这边,从林子里钻过去。收敛气息,虽然尊者级别的人无法感受到我们的气息,但那魔教教主已是圣者巅峰水平,最强状态下我亦难敌……”

他的神色忽然阴沉下来,叶修隐隐感觉到对方痛苦的心情,猜测是与斗神有关,不由接过他的话:“我明白,会小心的。”

韩文清叹了口气:“放心吧,就算被发现,我也有把握带着你全身而退。”只是任务会暴露而已,如果没有这点把握,韩文清绝不会带叶修前来。

叶修摆摆手,二人的身形隐入树林中。

又走了一段,果然发现了些许魔教子弟的踪影,韩文清传音道:“每个路口都有魔教子弟守着,看来魔教教主确实有可能在这里。”

“嗯。”叶修又问,“什么时候能看到那泉?”

“按我们目前的速度,还要走一炷香的时间吧。”

叶修点点头,却不由有些走神。脑海中不时浮现出方才钻入树林前看到的那驾华丽的马车,那上面的标识……

和自己被陈果捡到时身边仅留的那块玉佩上的花纹一模一样,是叶子的形状,唐柔还说这玉佩的纹饰显示了他不低的地位。当时就是因为这个,兴欣直接让他姓了叶。由于武林中没有哪个门派的徽记是这个图案,众人也就没有找到他可能的身份。

如今,却在这兰城通往主域的官道上,见到了这个图案。那驾马车看起来像是兰城非常富贵的世家所拥,就其大小来看也不像是运载货物的,倒像是富家子弟所拥有的私驾……如果自己是兰城世家的人,又为何会一身伤出现在武林深处呢?为何这么多年来,没有听到寻找自己的消息呢?

叶修正蹙眉想着,忽然一阵恍惚,脚步晃了一下。

“叶修!你怎么了?”韩文清立刻拉住他,低声急促地问道。

“前面……”他目光转向前方,隐约看见了一个黑色的身影,“有什么东西在和我产生联系……”

韩文清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他目力好,透过层层遮挡认出了那个身影:“那个人就是魔教教主,你感觉到什么了?”

叶修眉头紧蹙,只是摇头:“不知道啊。”这种疼痛,和上次旧伤复发时魂魄撕扯的疼痛非常相似,又有细微的不同。但是他没有说出来,因为他想不通为什么魔教教主会和自己的魂魄产生联系,自己并没有在任何场合下接触过魔教的物件。

“兴许……是我实力较低,魂魄不稳的缘故,他们可能在这里设了什么阵法?”叶修猜测着。

他倚着韩文清揉着太阳穴,没有注意到韩文清盯着魔教教主背影的目光,充满了仇恨和杀意,以及因他的话而起的疑虑。

韩文清侧头看叶修:“你……”

话音突然被打断,叶修余光瞥见一团黑雾携着令人心悸的力量向二人的方向而来,下一秒他就被身侧人紧紧搂住,闪到了一棵大树后面。

韩文清紧紧地将他禁锢在怀里,他的体温源源不断地传到叶修的背部,叶修的疼痛竟似乎有了好转的迹象。二人屏住呼吸,听得远远的脚步声传来。

韩文清四下打量着退路,忽听得脚步声停了,低沉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错觉么,为什么方才封印似有所感应?”

教主身边的人回答:“不知,不过属下不曾察觉到任何气息。”

“嗯,本座亦不曾。莫非这七彩圣泉到底还是有些作用?”

韩文清眯起眼睛,看向叶修,却收到了他疑惑的目光。方才想起,叶修目前的实力,恐怕还听不到那几个人的交谈,只得比了个手势继续听。

“教主大人已在这圣泉中泡了七日,肉体已经成功重塑,但魂魄一直没有任何修复效果。不管方才教主的封印到底是否因泡了这泉水而有所变化,您都不可再入那泉水了。那毕竟不适合我们……”

“本座知道。”教主打断了他们的话,“一叶之秋的封印果然没有这么好破,至今也不知他到底动了什么手脚。罢了,这封印解不了便放着吧,待本座适应了这重塑的肉身,彻底恢复肉身实力,就算有那封印在,联盟现在没了一叶之秋,也没谁奈何得了我了。”

“是。”魔教护法询问道,“那接下来我们是回魔……”

“去埋骨之地。”

韩文清听到他们渐走渐远的动静,垂目看着怀中那人头顶的发旋,闭目片刻后才放开了叶修。

背后的温度消失,叶修第一反应竟是本能有一瞬间的失落,随后他便恢复如常:“怎么,他们走了?”

“嗯。”韩文清看他似乎还有些不适,手臂一揽将他再次带入怀中,运起轻功带他一起离开了七彩圣泉。

叶修微微一怔:“我没事,你不用……”

韩文清没有理他,反而手臂一紧瞪他一眼,叶修于是乖乖闭上了嘴。

接着,韩文清将听到话复述了一遍,叶修便忘了自己还被人搂着,陷入了思考状态:“这么说来,魔教教主来这里有两个目的,重塑肉身和解开封印,前者成功了,但后者失败了?七彩圣泉最大的功效不是针对魂魄么?为何反而魂魄没有好转?”

韩文清眸色微沉:“七彩圣泉治疗魂魄的情况一般是魂魄受损但好歹完整,像你这种魂魄丢失的情况是没有帮助的。”

“但他的魂魄并没有丢失吧?只是被封印……那究竟是什么封印?”

韩文清看了他一眼,微微摇头:“不知。当年叶秋……独战魔教教主,我们直到收到魔教教主苏醒的消息才知道他没死,对当年具体发生过什么一无所知,而唯一知道的人……”

叶修蓦然想起眼前这位和斗神的关系,难得良心发现的有点愧疚:“不好意思啊,我忘记你和……斗神,那个……”

“没事。”韩文清沉沉地叹了口气,“当年的一叶之秋武功冠绝天下,他以如此代价设下的封印,七彩圣泉解不了实属正常,我想魔教教主是想不到办法解开的。”

“那他为何说,哪怕封印不解联盟也奈他不何?”

“呵。”韩文清只是冷哼一声没有回答,眼中的怒意和不屑打消了叶修的疑问。看来是那教主自不量力,目中无人了。

韩文清沉默地向前飞掠,脑中徘徊着别的想法。方才叶修究竟为何会魂魄悸动?他自己不知道自己的身份,韩文清却是知道的。更重要的是,为何魔教教主也会有所感应?那封印究竟是什么道理,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魂魄……叶修无法召回的魂魄,究竟在哪里?

正想着,叶修又打断了他的思绪:“那埋骨之地又是什么地方?”

“埋骨之地在魔教和主域接壤的边境处。”韩文清回答,“那里曾发生过多次惨烈的大战,许多生命在那里丧失,甚至来不及收尸,故而得名。”

叶修微微抿唇,不知为何,听到这个地名会有一种痛彻心扉的情感。

韩文清注意到他的神色,似是想起了什么,不由道:“我打算再去趟埋骨之地,你……”

“怎么?”叶修挑眉,“我们不是搭档么,想甩开我?”

“怎会。”韩文清不假思索地回答,顿了顿想起他什么都不记得了,于是转移了话题,“那埋骨之地怨气很重,我想魔教教主去那里是要通过什么邪术恢复他的实力。”

叶修点头:“那我们?”

“我们要赶在他前面,做点手脚。”

 

回来啦,没食言哦!给点儿鼓励呗~

感觉关于叶叶魂魄的剧情已经提示很明显额......另外可以猜猜马车里是谁哦hhh

 

【韩叶】好久不见 前文整理

断更了好久,无论读者还是我大概剧情都忘记了不少,所以这些天先是修了文,每章还加了个标题,以供大家回顾~

正式更文应该是从明天开始,如果顺利的话=-=

0-15章石墨链接如下

https://shimo.im/docs/1c4511d24af14bfe/ 

我(即将)回来了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我【委屈】
这几天有几个小可爱来问我回没回来,我统一答复一下。刚高考完还有些事要处理,加上文也断更了不少日子,我要把前文修一修,再理理思路,然后基本上会两天更一下的样子。
基本上端午之后一定能回来啦,等我_(:з」∠)_

思来想去,这两个月还是把时间放在刷题上吧,对不起大家了。
高考结束以后,如果大家还想要看《好久不见》的后续,我再继续写下去,也能有更多的时间来精雕细琢一下剧情,而不是断断续续地勉强码字。再那之后可能还会开新文,暂且不提。
但不管怎样,这段时间还是停更了,抱歉≥﹏≤
希望529能有空码一篇生贺吧

【韩叶】好久不见 Chapter 15

韩叶江湖文
有孩子(故事开始的时候就有了不影响阅读)
重伤失忆梗
同人新手,不喜勿入

常年被阴沉的天空笼罩的地域,或许在那里生活的人也会不由自主地变得阴暗起来。魔域就是一个最好的例证。

联盟所辖的蓬莱境内向来是安稳平和的环境,即使个别门派存在矛盾,也绝不会在比武场之外的地方大打出手。门派内部更是极少发生争斗,井然的秩序在排名前十的门派中更是必然。

可这魔域却完全不是这样。魔教所习的心法、武功与一般的武者有很大区别,虽然都能将实力提升到尊者、圣者的高度,却极易、甚至是必然会影响到习武者的心志。好勇斗狠的性格在魔域几乎是必需品,哪怕残酷暴虐也是十有八九。

因此,魔域境内各大势力也是动不动就内斗。不过,有教主的看管这些内斗都是促进实力发展的催化剂,真正的魔教高层其实是紧密联接的。

而各大势力内部则是更加混乱,走在随便一个主城里,莫名其妙却危机生命的斗殴随处可见,发展成群架也不在少数。这种行为毫无意义,只是为了发泄魔教修习带来的负面影响,而在这种环境中生存下来且混的很好的,自然也成为了魔教真正需要的人才。

这也是为什么,魔教以外的人很少愿意踏足这魔域,哪怕只是外围。

“罪恶之城。”阴暗的小道拐角处,两个穿着魔教二级弟子服饰的人正凑在一起研究着一份地图,其中身材较为高大的那个人开口说道,“嗯,就是这里了,之前王杰希和我说过,这罪恶之城乃是魔域最大的二级城池,我们夺了这样两身衣裳,来这里最合适不过。”

“嗯……不愧是蓝雨掌门喻文州亲手制作的地图,清楚并且包含了很多有用的细节。”另一人也抬起头感叹了一句,“看来我们就是要在这罪恶之城打探消息了?”

“差不多吧。叶修,你把这个戴上。”

“这什么?”叶修接过一看,竟是个面具,“老韩,你还怕有人认出我们不成?我们可已经易了容了。”

韩文清解释道:“这是雷霆掌门按照从前叶秋研究出来的设计制作的面具,可以遮掩气息。魔教二级弟子大多在初晋宗者的水平,我们要将气息压到这个实力。我没问题,我想,除了魔教教主亲临大概没人能察觉到我,但你不同,我们难保这罪恶之城里没几个尊者守着。”

叶修微怔,没想到对方想得这么周到,也不推脱就戴上了面具,笑道:“这雷霆掌门也是厉害,将这面具打造成魔域的风格。这罪恶之城里戴面具的并不少,我也不会看起来特立独行。”

“嗯,一会儿遇到什么来挑事儿的人可别手软,他们这儿的氛围残酷,想来你也已经明白。”韩文清叮嘱道。

“放心。”叶修摆了摆手,“我可没什么心理负担,能在这次任务中顺手干掉几个魔教中人可是求之不得。”

韩文清轻笑:“那就走吧?”

叶修想了想,道:“要不我们分开行动吧?各自打听消息,天黑之前在主殿附近汇合。”

见韩文清蹙眉不语,叶修有些不满:“兵分两路可以多打探点消息,在这个大多数人独来独往的城市里也更不显眼,你不会不懂。所以你这是担心我?我虽然实力弱于你,但好歹也是尊者级别,一派掌门,不用你时时保护。”韩文清总将他当成需要小心保护的对象让他不能理解,虽然对方是巅峰圣者,可他身边的张新杰等人不也都和自己一样?为什么他总是下意识地认为自己弱呢?

他又怎知,自己如今的实力和从前相比有多大落差,让一贯将自己当作旗鼓相当甚至更高一层的对手的韩文清有多么不习惯。

又怎知,已经失去过他一次的韩文清有多想一直呆在他身边,寸步不离。

感受到对方若有若无的怒意,韩文清也暗自反省了一下,只得接受他的提议:“也罢,那天黑前去主殿汇合。”

又商议了几句,二人瞅着没人的时机闪身而出,向两个不同的方向掠去。

夕阳西下,本就阴森森的罪恶之城气氛也变得更加唬人。城中主殿是魔教的二级主殿,规模甚是庞大,也多有与尊者巅峰实力相当的殿主镇守。

一道身影悄无声息地落在隐蔽处,正是打听到不少情报的韩文清。他的圣者巅峰实力在这罪恶之城里可谓是难逢敌手,不过现在他的心情并不轻松。

四下环望着,他并没有找到熟悉的那个人。

夜幕悄悄降临,又过了不知多久,久到韩文清几乎再也按耐不住自己的时候,一道修长的身影出现在韩文清的视野里,紧绷的心情瞬间放松了下来。

叶修很快就看到了他,足尖轻点落在他身边,还未来及开口就被劈头盖脸地责问:“你怎么回来这么晚?不是说好天黑之前汇合的吗?你……”

“行了行了老韩。”叶修摆摆手不以为意,“你怎么有向蓝雨副掌门发展的趋势?”

韩文清脸色更黑了,不过在夜色的衬托下并不明显。满脸的不赞同让叶修缓和了语气:“我知道了好吧,下不为例。说说,你打听到什么了?”

进入正题,韩文清神色也肃穆起来:“魔教教主苏醒的事情已经人尽皆知,有迹可循,基本可以确定了,不过好像还有着封印没有接触,实力大损。”

叶修颔首:“差不多,我听到的也是这样。听闻那封印与几年前的战争有关,具体不悉。反正看起来,魔教有关教主的秘法已经再次启动,魔教的战力又上了一个台阶。”

“确实。我和这城里的高级巡逻队交过手,根据从前的经验,那秘法大约又启动了,只不过功力不如以前。”

“交手?”叶修蹙了眉,“你暴露了?”

韩文清摇头:“挑事而已,还不简单么。”

叶修啧了一声:“想想也是,这是适合你的方法。要让你像我一样穿梭在各个场所套人的话,还真是不太合适。”

“……有用就好。”韩文清似是回忆起了什么似的出了会儿神,又回归正题,“你对那封印怎么看?”

“我之前没听闻这事儿,也是今日才知道那教主还被封印了。”叶修摇摇头,“听上去,似乎也和当年那教主与斗神一叶之秋的那一战有关,是叶秋封印的吗?”

这话说完想起韩文清与斗神的关系,叶修又多瞅了几眼他的神色,看起来倒是很正常。

“那一战的情况没有别人看到,恐怕也只有对战双方清楚了。”说到这儿他神色复杂地看了叶修一眼继续说,“根据我的推测,大约是他用了什么法子以极大的代价封印了教主的实力,说不准与魂魄有关,不然难以对这个实力的强者造成影响。”话说到这儿他猛地一顿,想到如今叶修魂魄失散的状况心中一沉。

当年叶修与那教主实力不相上下,若要使用魂魄封印还造成这样强大的影响,那多半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办法。何况前阵子才得知嘉世那刘皓等人做的手脚,当年的斗神可不知道要付出多少代价。

叶修没觉得这停顿有什么不对,接下去道:“既然如此,你觉得这封印可容易解开?”

韩文清摇头:“想来并不容易,多半是他当年四处游历时寻得的秘技,以他的实力施展,绝没什么取巧的解封方法。”

“那……”叶修微微沉吟,“这魔域内是否有个叫七彩泉的地方?”

“七彩泉?”韩文清想要摇头又猛然顿住,“你从哪里听得?”

叶修耸耸肩:“偶遇几个这主殿里的高层,悄悄跟着听到的,大约是那教主前些日子的行踪吧。果然有这么个地方么?”

“确实有,不过不能说在魔域,而是在魔域和皇城的交界处。”韩文清解释道,“也不叫七彩泉,叫七彩圣泉。”

叶修微怔:“边界?教主跑到那去做什么?”

“那七彩圣泉是天然的疗养圣地,尤其是对经脉和魂魄的修复作用极其显著。”韩文清解释,“当年联盟和魔教还曾为划分其归属大打出手,最终也没落个结果。”

“如此说来……到的确对那教主有所帮助。可有这效果的地方也未必要跑到边境去吧?”叶修疑惑。

韩文清看了他一眼:“魔域不同蓬莱,少有宝地,有这样效果的更是极少。就算是蓬莱境内,要想找到疗养魂魄的圣地,也难有可以和七彩圣泉媲美的。”

“原来如此。”叶修蹙了眉,“若是让那教主疗好了伤可就麻烦了,要传书回去吗?”

“暂时不用,这里传书容易暴露。”韩文清摇首回答,“况且我们还需要进一步观察。当年……叶秋封印魔教教主导致魂飞魄散,想来他的魂魄也同样没那么容易收集回来,最多只有稳固的作用。”

“你的意思,我们上那儿去一趟?”

“你意下如何?”

“走着。”叶修笑。

【敲锣打鼓更文了!我回来了!不知道还会不会再消失!目前来看不会!恭喜韩叶二人进入打副本状态哈哈哈不过也就几章节的样子,慢慢的往事就都揭露出来了,不过老叶恢复记忆还要好久好久呢~最近先不虐老韩了,大家支持一下哦_(:з」∠)_】

这两天一定会更的
我高考100天倒计时了大家也要体谅一下哈
我接下来会尽量保持周更的
只是尽量啊!!

这是什么情况……净化净化,太恶心了
emmmm至于更文吗?
呵呵呵好说好说,再说再说

【韩叶】好久不见 Chapter 14

韩叶江湖文
有孩子(故事开始的时候就有了不影响阅读)
重伤失忆梗
迟来的更新,大家久等啦

叶修再次见到韩文清的时候已经又过了一月有余,在这期间他除了去霸图给张新杰医治不曾出过兴欣,而事务繁忙的霸图掌门也并没有什么时间来问候他,倒是两个孩子见得频繁一些。

这一个月里,兴欣也算是彻底安顿下来,适应了新的地位和生活。长老方锐、弟子乔一帆唐柔甚至已经被分配过任务。而新掌门叶修,也在众人的督促下,用一个月的时间养好了旧伤。

“叶修。”这天早上,叶修照例在庭院中练武,一招收势,听得背后苏沐橙的轻唤。

兴欣外院被苏沐橙管理得井然有序,尊卑有别,内院却相对宽松,别说长老们很少敬称叶修为掌门,就连弟子对他的称呼也千奇百怪。相对而言,直呼其名的苏沐橙已经算得上有礼的了。

也甚是亲切。

回过身,叶修展颜一笑:“沐橙?这么早来,有什么事么?”

苏沐橙身边还站着陈果和唐柔,此时都神色复杂地看着他。

“霸图掌门来了。”苏沐橙回答。

叶修有一瞬间的愕然:“嗯?老韩?”

“你忘了盟主给你们俩的任务了么?”陈果暗暗翻了个白眼。

“噢。”叶修恍然大悟,转身往屋内走去。

“你干嘛去?”陈果在他身后问。

“整理行装啊,准备出发了吧这就。”

苏沐橙喊住了他:“不用了,小乔已经帮你准备好了,你这就去吧。”

叶修闻言回转身来,走向她们:“那成,我这就去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下次季比前应该能,这段日子兴欣就拜托你们了。”

“知道啦,放心。”苏沐橙笑嘻嘻道,“快去吧,别让人等急了。”

叶修点点头,又听得陈果道:“你小心些,凡事还是以自身安危为重,你的实力可不比韩文清,别逞强。”

“行啦果果。”不等叶修回答,苏沐橙已经一反平日犹胜陈果的关心道,“有韩文清在呢。”

听得此话陈果也不再说些什么,叶修头也不回地摆摆手,脚尖轻点向外院方向掠去。

心里还是有些嘀咕,平日他和不速之客黄少天比试一场苏沐橙都会不放心,今儿对韩文清倒是很信任。哪知道在苏沐橙心里,有韩文清在自己身边,就没任何人能伤到他。

远远的看到了兴欣大门之外立着的人,正望着自己的方向。加快速度来到那人身边,叶修笑了笑唤道:“老韩。”

韩文清打量了他两眼:“伤都好了?”

“嗯。”他点头,“你们霸图那张新杰真是厉害,我现在感觉不能再好了。”由于熟悉,他对张新杰的称呼也从新杰尊者变为直呼其名。

韩文清仰头吹了声哨召唤巨鹰,回过头道:“哦?魂魄还未寻回就感觉不能再好?”

叶修撇了撇嘴:“这我有什么办法?魂魄我是不指望找回了。虽说这样后面的实力很难提升,但事无绝对,尽人事、听天命嘛。”

听了这随意道出的话语,韩文清却是微怔,目光凝在叶修脸上。

“怎么了?”叶修有些莫名地看着他。

韩文清抿了抿唇,将目光移向正在飞近的凤凰,摇摇头:“没什么。来吧,上来。”

说完,他率先跃上凤凰的背,又很自然地伸手将叶修拉上来坐在自己身前,即使叶修其实不需要自己扶。

“我们这是去哪?”叶修倒也很信任他,任由他对凤凰发出指令。

“魔教边境。”

叶修点点头不再说话,韩文清也很沉默。朝思暮想的伴侣坐在自己身前,头发熟悉的柔软蹭过自己的下巴,他在心里轻叹一声。

方才叶修那句漫不经心的话,却让他想起了很多年前,叶修对他讲述过的一个少年。那个叫苏沐秋的少年,即使遭遇意外修为尽失,却很平静地说:“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从前的斗神叶秋,将这件事告诉他时眼中充满了回忆、敬佩和惋惜。可惜的是,那个少年最终没能从头再来。

而如今的叶修,又何尝不是从头再来呢?

即使是实力大退,魂魄丢失,记忆尽无,他还是那个无所畏惧的斗神啊。

心却莫名地揪痛。

但也无能为力。

不会无能为力的,韩文清告诉自己,他要带叶修去寻找他的魂魄。

“老韩。”身前那人却突然懒懒地开了口,慵懒的气息瞬间让韩文清被熟悉感包围。

强烈克制住像以往那样环住身前人的欲望,韩文清应了一声:“嗯。”

“这么复杂的任务,你打算从哪里着手?不准备跟我说说么。”之前他们只是简单地了解了情况,并没有具体的计划。

韩文清怔了怔,自我反省了一下:“抱歉。其实我也没有太成熟的想法,你有什么看法?”

叶修坐直了身子,依旧直视着前方:“边境的骚乱涉及的都是魔教的边缘人物,俘虏他们很难得到什么重要的信息。”

“确实。我原打算先旁敲侧击地了解魔教内部的普遍认识,如果他们都在流传教主苏醒的消息,那恐怕可信度就高了。”

“话是这么说。”叶修不太赞同,“但边境的魔教战士难道不会可以保密?相信他们的话过于轻率。”

韩文清点头:“没错。那你认为呢?”

叶修轻笑了一声:“当然是深入敌人内部了。”

心里一动,韩文清却是皱了眉:“你的意思?”

“乔装打扮一番,小心翼翼地摸进魔教领地,到他们日常生活的地方打听消息,怎样?”叶修回头看了他一眼。

韩文清犹豫了。其实这是他们原本的打算,这个任务冯宪君委托给任何一个门派,门派都会派出最顶尖的人物深入魔教去。教主复活这么重要的消息,他们可是不留余力也要弄清楚。

可是,换了叶修来,无论是韩文清还是知道此事的那些圣者尊者,都犹豫了。叶修固然在很多方面依然强大,就为数不多的几次比试来甚至看能和巅峰尊者抗衡,可实力只是初晋尊者是不争的事实。而入了魔教境内,危险可不是一对一的,实力高低的重要性不容忽视。

更何况,谁都不愿再让如今好不容易回来的斗神再临险境了。

韩文清的沉默让叶修有些惊讶,他以为以韩文清的性格会很赞同自己的想法。隐约感到身后人的犹豫,心念电转,叶修也大约猜到了问题所在。

“怎么?担心哥应付不来啊?”叶修挑了眉毛,回头想要调笑两句,却直直撞进身后人那闪烁着复杂情感的双眸之中。

犹豫、担忧,甚至是恐惧,和深深隐藏的一丝……悔意?

他愣了愣,不明白韩文清这样一个人人评价为“凶神恶煞”的人,面对自己总会露出这样的神色。

他似乎有些抵抗不了这样的神色,伸手在韩文清眼前晃晃:“老韩?”

韩文清收敛了神色,叹了口气:“很危险。”

“你怕了?”叶修又挑起了眉。

瞬间韩文清锁起了眉:“当然不是。只是……”

“如果是为我,那你就省省心吧。”叶修摆摆手,回转身去,“我没那么弱,也不会影响任务的完成。”

感受着叶修身上强大的自信和自尊,韩文清眉眼不禁柔和了几分:“好吧,那听你的。”他不仅要保护叶修的安全,也要守护他的自信和光芒啊!

哪知叶修却笑道:“哦,听我的?你要我来指挥你这霸图掌门,巅峰圣者么?”

韩文清本非此意,两人都心知肚明。却不料韩文清却也笑答:“有何不可?”

两日后,巨鹰落在魔教边境的森林之中。靠近魔教的森林,莫名地带给人阴森之感。韩文清挥手示意凤凰离去,和叶修向魔教方向走去。

这两日里,韩文清已经给叶修大致讲述了魔教境内的情况,这些都是联盟多年来积累的情报,联盟之外的人是无从得知的。

若说这荣耀大陆的布局分为四部分,面积最小的莫过于皇城统领的平民居住区,人数也是最少的,也是唯一不被算作“武林”的区域。此外,蓬莱秘境是联盟所在,总部加上二十个门派,颇为宽敞。

魔域则是魔教的领域。魔教之下也有多个部分,互相之间也是竞争与合作关系并存。与联盟不同的是,魔教教主具有完全的统治权,魔教内部的联系也更为紧密,更像一个整体,而教主就是所有魔教中人的信仰。

当然,联盟和魔教之外的门派也不在少数,他们都处在两者的领域之间,被称为主域,主域与蓬莱和魔域的外围都有少部分的交集。可怜的是,当联盟和魔教开战之时,必然先在主域拼杀,只有一方彻底压倒另一方时才可能入了对方的领域,那时候估计主域也已是生灵涂炭了。

好在直至目前,两方都还僵持着,从未有压倒性的胜负。即使是五年前魔教教主身死,联盟也是损失惨重,不得不养精蓄锐。

韩文清和叶修在森林里遇到了一小队穿着魔教服饰的弟子,看起来是来历练的。韩文清认出那是魔教中实力上游的阴邪堂,不过似乎没有强者陪同,正打算隐匿了气息避开,却被叶修拉住。

“你不是说魔教境内所有人都穿着他们的服饰吗?我们这样怎么进去?”

韩文清这才反应过来,暗嘲自己有叶修在身边实在是心神不宁,强迫自己警惕起来。

两人突如其来的攻击使得这支阴邪堂小分队迅速被团灭,甚至两人都没有使用惯用的武器,生怕留下痕迹被人察觉。

换了身衣服,简单地易了容,韩叶两人对视了一眼,向魔教境内掠去。

【好久没写手有点生……这章是不是有点无聊?大家凑合着看吧TAT】
【另外我良心地记得还有一篇点文没完结,又有小可爱私信我求写梗,我可能两相结合尽快把那篇文结束掉】

最近事情太多了……真是没时间好好写文
也不想随便敷衍地更新啊,大家耐心点好不好?
这几天一定更,I promi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