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君离

电视剧的画风无法接受。。

希望lof日后不会沦陷于三次演员的粉丝π_π


大学生活很忙,国庆会更的,说不定双更,毕竟要到高潮了emmm,别催啦

【韩叶】好久不见 Chapter 19

季比兴欣露头角(上)

“小唐,不要急躁。包子,稳点儿听沐橙的指挥。嗯,一帆不错,保持好。”兴欣练武场上,一人歪在高台上指点着,正是被扣在霸图养了七天伤后归来的叶修。

“小安做得漂亮!嘶……方锐你是废物点心吗?还有老魏你不要划水啊。”

听着叶修的喋喋不休,魏琛终于忍不了了:“我说你差不多得了啊,老夫这叫战术!”

“屁的战术。”叶修打了个手势示意对战训练结束,随后他跃下高台,“人得服老啊老魏。”

且不论魏琛如何骂骂咧咧,方锐如何暗中白眼,其余人倒都是其乐融融地围过来。

“你明天能上场吗?”苏沐橙担忧的目光在叶修身上晃了一圈,“韩掌门说……”

叶修毫不在意地一摆手:“别理他,我好得很。他那是想削弱我们兴欣明天季比的实力。”

众人默然:你确定人霸图需要在意我们吗?

那日从千波湖回来后,韩文清不由分说地将叶修拽入霸图的大门,按在张新杰面前。虽然对于叶修的病情来由张新杰也说不清,治疗还是没问题的,于是叶修又被韩文清勒令在霸图养了一周的伤。韩文清又自己的事务要处理,又要去联盟汇报,不可能一直盯着叶修,就让两个孩子缠着他。而面对韩文清颇有反抗精神的叶修,却是拿两个孩子没办法,于是在这一周里很是费心地指点了两个孩子习武。

在他看来那是白给霸图打工了,在知情者眼里,却是难得合家团聚的一段日子。

直到几日前,他以季比要开始了,兴欣首秀他得回去为由,在张新杰勉强点头后朝韩文清做了个鬼脸,悠游自在地回了兴欣。

一一点评了众人的表现后,叶修说:“明儿就季比了,可别丢人啊,都早点休息去吧。”

众人行礼之后各自散去,苏沐橙却留了下来。

“我听韩文清说,你是在千波湖修炼时受到的反噬?”她的双眸紧紧凝在叶修身上。

“嗯……是啊,连新杰尊者都不明白原因。”

苏沐橙微微垂眸,沉默半晌只说:“明日小心些,只是切磋而已。”

“知道。”叶修笑笑。

看着叶修转身离去的背影,苏沐橙叹了口气。她记得从前哥哥还在的时候,叶修拉着他去过一次千波湖,回来后什么都没有多说。后来叶修葬身在千波湖,这回又在那里莫名受伤,她不起疑都不行。只希望韩文清能处理好这些事情吧,他对叶修应是足够上心的。

 

次日,蓬莱仙山一派热闹的景象。联盟各大门派的掌门、长老和内外门精英弟子汇聚于峰顶,等待着季比的开始。

“老叶,我说我们干嘛来这么早?” 魏琛嘀嘀咕咕地嘟哝着。十九个门派,兴欣众人跟着叶修第三个就到达了,等到现在还真是挺无聊的。

叶修瞥他一眼:“我们是新来的,这是首秀,你还想压轴出场呢?”

“你这么善于拉仇恨的人,还有这谱呢?”魏琛回了一个白眼。按着这家伙的身份,压轴出场才正常呢好不好?

“霸图到——”

坐在前列的诸位有资历之人纷纷起身,向联盟如今实力最高的巅峰圣者韩文清致意。叶修也跟着站起来,一边还对魏琛道:“你看,人霸图这水平才能压轴出场呢。”

听到这话的众人联想了一下过去争锋相对的嘉世和霸图,皆在叶修这句半真半假的夸赞里找到了违和感。

苏沐橙“噗嗤”笑了出来:“霸图不是故意的,有新杰在,他们一定是准时到的,不早不晚。”

不知是不是叶修的错觉,韩文清经过兴欣席位的时候似乎顿了顿,目光在自己身上停留了片刻。于是他冲韩文清笑了下,又向张新杰行礼致意。

他身后的众人看着张新杰隐隐想要避开这一礼的动作,纷纷翘了嘴角。

“你和霸图这群人还挺熟。”叶修坐下后,方锐说。

叶修叹了口气:“总被按在那儿养伤,不熟也不可能啊。”

霸图众人落座后,高台上的联盟主席冯宪君起身宣布季比开始。

叶修转身对莫凡说:“第一场就是你啊,咱外门弟子就你和罗辑来了,可别丢人啊。”

莫凡看了他一眼并不回答,起身朝场上走去。

“这回季比还挺热闹的,以往人没那么齐啊,都在外面做任务。”方锐摸着下巴边看场上的比赛,边留心着各门派的情况。

“嗯。”苏沐橙叹了口气,“七日前的季宴上,主席宣布了魔教教主存活的消息,各门派都在加紧提升实力,准备不久后的大战了。”

那天因为养伤并没有出席的叶修扭过头:“哦?老韩都是怎么说的?”

“和你跟我们说的差不多。”苏沐橙回答,“魔教教主在埋骨之地的邪阵被你们破了,自然也知道我们在盯着他,恢复了实力就必然又是一场大战。无论是联盟还是魔教,都觉得自己要复仇呢。”

另一边,本不会被外门弟子的比试吸引的几位豪门长老都好奇地看着场上莫凡和皇风弟子的比试。

“这家伙是什么奇奇怪怪的风格啊,攻势一点都不连贯。这种机会抓住了就要给出致命一击啊,一击不成接着来,这三段攻击完了就撤是怎么回事啊,文州你说呢是不是,老叶这是怎么教的……”

“确实不寻常,或许是个人能力的问题吧。”蓝雨掌门温文尔雅地打断了副掌门的喋喋不休,随后又转向身边不远处坐着的微草掌门,“你觉得呢,杰希圣者?”

“嗯。”正给身边的亲传弟子高英杰不断分析比赛的王杰希目光扫过来,惜字如金地回答。

喻文州微微一笑,身边的黄少天则朝右边望去——首席门派的位置坐着霸图的队伍,张新杰正专注地看着比赛。他正要去骚扰一番,却见张新杰前方,韩文清忽然转过头来。

“我去。”黄少天小声嘀咕,表达了被那张脸吓一跳的心情。

喻文州迎上韩文清的目光,想到之前韩文清的请托,垂下目光道:“千波湖之事,我与少天、郑轩、徐景熙亲自前去探查过了。”

“有何发现么?”韩文清严肃地问。

这时场上结果已出,莫凡终究是赢下了比赛,两人中断对话礼貌地给予了掌声。随后黄少天也神神秘秘地凑过来:“有大发现,我们正想着何时向主席汇报一番呢。那千波湖啊,之前我们都觉得是一个普通的湖对吧,它其实一点都不普通,它……”

“少天。”喻文州温柔地出声,在韩文清用紧蹙的眉毛夹死黄少天之前挽救了一切。

随后他看向韩文清,认真道:“千波湖的湖心比我们想象得都深,湖底有天然的通道通向别的水域。”

“千波湖不是死水,我们一直都知道。”张新杰也加入了讨论,“所以特别在哪呢?”

“我让少天和郑轩闭气顺着湖底的通道往外,他们浮出水面的地方……离兴欣曾经的驻地很近。”

“也就是说,叶修当年是从湖底逃生的?”韩文清皱起了眉,“可是据兴欣的叙述,他们捡到叶修时已经昏迷,他不会是自己游过去的吧?也没必要。”

“的确如此。”张新杰回答,“当年他和魔教教主的战斗在岸上发生,后来的战况惨烈,玉牌也没有回应,我们都觉得他是魂飞魄散了。爆炸力之强方圆千里都能感到,所以我们判断是尸骨无存了。因此我们都没想到去湖心探底,或者说,根本没想到他们会下水。”

喻文州叹了口气:“这就要提到我们的另一个发现了,这个发现可能更能揭示当年的真相。”

“湖底还有什么?”韩文清回想起叶修的异常。

“阵法。”

“阵法?!”这个回答让韩文清和张新杰俱是一怔。

黄少天语速飞快:“是啊是啊你们也没想到吧?那个阵法超级隐蔽的,要不是文州看得仔细都发现不了。而且那个阵法真的很奇怪,以前根本没见过,还好文州他是阵法大师啊……”

“那可以让阵法大师来说了吗?”喻文州将手搭上黄少天的肩,抱歉地朝霸图二位笑了笑。

“哦……”

“那阵法似是就这湖底特殊的地形人为建成的,有不少年头了,若说是叶神当年临时布的我是不信的。”喻文州娓娓道来,“虽然没见过这个阵法,但基本可以判断与当年的大战脱不了关系。那应当是一个封印的阵法,并且可能有换魂的功能……”

“换魂?”韩文清一惊,“什么意思?”

“韩掌门稍安勿躁。”喻文州道,“并非是三魂六魄互换,而是以一方的一魄为引勾换另一方的一魄,并额外封印对方的三魂。大致是这样,我也不能全然解读。”

张新杰凝神想了想,道:“你的意思是,叶神当年就是以此阵封印了魔教教主?那他召不回的一魄……”

“多半在魔教教主身上,所以召不回。至于为什么我们没有在叶神身上发现对方的一魄,我们并没有头绪。恐怕魔教教主也不知道吧,不然他肯定知道叶神没死。”

回想先前种种,韩文清道:“多半在他身上。他能操纵魔教的黑鸦,还会与魔教教主产生感应。”

“可是我和方士谦没有任何发现。”张新杰蹙了眉。

“或许是阵法的问题吧,我也参不透。”喻文州叹了口气,“叶神多半是知道这个阵法的,他当年或许是将魔教教主引到了湖底……”

“那当年强劲的爆炸力又是怎么回事?他又是怎么顺着湖底通道出去的?”张新杰依然十分疑惑。

喻文州摇头:“我也不知。”

“如果是这样……”韩文清的目光转向兴欣坐席的方向,那个人正一脸调笑地和方锐说着话,“那一魄该如何找回。”

“很难。”喻文州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且不论那一魄收回魔教教主的实力或将恢复,这我们也是愿意的。可若要收回就必然要叶神出面召魂,这太危险了。而且就算是他,如今也未必能召回魂魄,毕竟没人知道那阵法结合了什么契约……”

韩文清神色沉沉,众人一时静默。

“那就这样吧,想不起来、实力倒退都无所谓了。”韩文清最后说,“我不会让魔教教主看到他。至于他的仇,我来替他报。”

 

*这一章好像没兴欣什么事......文题无关系列。明天就去大学报到啦,希望以后还能经常更文。

后天开学……不知道明天有没有可能更

【韩叶】好久不见 Chapter 18

千波湖再探魂魄

随着魔教教主远去,叶修魂魄的悸动也渐渐消失,还不待他仔细思量,就发现韩文清强行给自己施的定身术已解。他理了理并不凌乱的衣衫从藏身处走出:“老韩……”

却见韩文清定定地看着他,眼里有一些难得的紧张:“叶修,我不是轻视你才这么做的。”

叶修微愣,没想到这位看似凶神恶煞的霸图掌门人会如此急于和自己解释。何况他虽然对韩文清第一时间将自己定住的行为不解,倒也没有很生气——人堂堂巅峰圣者,自己一个尊者实力的被嫌弃也好保护也好,有什么资格生气?

不过见韩文清如此,他心里熨贴的同时,也不由生出了些许调戏的心思,故作不悦道:“不是轻视,那是什么?我知道我这点实力您看不上,但你独自站出面对他们,叫我躲在一边,我们还算不算搭档了?”

韩文清心里一紧,向前迈了两步来到叶修身前,胳膊动了动终究只是开了口:“不是的。”

叶修微微仰首,正撞进韩文清的眸光里。无端端地,他的心跳被对方深沉的视线弄得有些加速,他轻咳一声:老韩?”

“我不是轻视你,我知道你不比任何人弱。”韩文清不希望叶修觉得被轻视,也不希望他轻易习惯自己现在的实力,可当时为了不让魔教教主发现叶修还活着,他不得不这么做。个中缘由,又不能详细解释给叶修听。

“叶修,我很愿意和你并肩作战。如果不是面对魔教教主……我不会这样做。”他低声道。

“因为他的实力过于强大?”

韩文清摇摇头。虽然如今叶修的实力大退,他却始终相信,魔教教主奈何不了他。曾经不行,现在也不行。

见韩文清不愿过多解释,叶修也不再追问。他四处环顾,道:“我们接下来?是不是可以回去交差了?”

“嗯……不。”韩文清想了想否定道,“我们还得去一下千波湖。”

“千波湖?”叶修想了想,“当年最终大战的地方?” 为了照顾韩文清的情绪,他将“斗神陨落之地”憋了回去。

韩文清看了他一眼:“嗯,再去探查一些事情。”

叶修也没问什么事情:“走吧。”

 

千波湖面泛着雾气,一眼望不到边际,四周空旷无人,让叶修有些诧异:“这千波湖所在之地并不偏远啊,怎的如此冷清?”

韩文清的目光从脚下的地面略过,似是忆起那一日的一片狼藉。默然片刻,视线移向雾气缭绕的湖面:“大战之后这些年,联盟一直将千波湖划为联盟的地域,禁止外人,尤其是魔教弟子前来。武林其他正道门派不愿与联盟起摩擦,魔教来这在边境和联盟军发生多次争战,后来便不再来了。”

叶修也沉默了一会儿,想象着身旁的男人说出这些话的时候究竟是什么心情。

“你……应该来过很多次吧?”

“……嗯。”韩文清没有隐瞒,“来过几次,同样一无所获。”

这么多年,他依旧没有放弃寻找那个人吗?叶修轻叹一声:“那你再去看看吧,我就在这儿等你。”

韩文清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其实除了开始那些日子,他后来并没有再来过。这一次来,也是因为叶修已经回来了。

“你……有没有什么感觉?”韩文清试探着问他,带着心底最后的一点儿希望。

“什么感觉?”叶修有点莫名其妙,只能胡乱猜测,“你是不是能感应到斗神的气息?那我也没感觉啊。”

韩文清神色凝肃地移开目光,心里的猜测又加重了几分,他有些沉重地皱起眉头。

叶修不解其神色,只催他快些去找:“你们湖中心的湖底探过没啊?”

“寻什么?”韩文清疑心是叶修的直觉,认真地问道。

“……”叶修却是哑然,“我不知道啊,线索?我只是觉得湖中心水深,你们可能没去过。”

韩文清看了他一眼:“水下我也探过,不过并不仔细。之前我们大多是在靠近湖岸的区域探寻,今日便听你一言吧。”

“要我一起去吗?虽说我水性也还可以,又是你搭档,不过这算你的私事儿吧?”叶修懒懒地坐下。

韩文清很想说这也是在探寻魔教教主的事,但终究还是扭过了头:“你在这儿等我。”

想了想,他扔了一块玉简给叶修,撇开自己在羞辱他的想法,生硬地说:“有危险捏碎。”

叶修接住玉简把玩了一番:“谢了。”

韩文清走后,叶修靠着一块石头,梳理脑海的思绪。不得不说,这些日子的怪事真是很多。自己第一次出现在联盟众人面前时他们的反应,韩文清对自己不同于旁人的态度,自己莫名掌握的魔教黑鸦操控方法,以及他在两次见到魔教教主时的莫名感应。莫非自己原先和魔教有什么瓜葛?总觉得有什么被忽略的地方,却又说不出所以然。摇了摇头,他决定将这些先抛开,当务之急还是想办法提升自己的实力为好。

叶修盘腿坐好,阖目运气。虽说看起来轻易接受了张新杰说他实力只能停在尊者阶段的判断,可他又岂是轻易认命的人。

进入状态后他熟门熟路地运气,又一次到达了瓶颈。他微微蹙眉,向外扩散的五感却忽然有了不寻常的反应。叶修隐隐感到自己和这千波湖建立了奇妙的联系,却不得其法。这感觉来得莫名其妙,他下意识去深究,却忽然感受到了巨大的阻力,同时五脏六腑俱是一疼,不由喷出一口血。

意识昏昏沉沉间,他仿佛感到了千波湖底的寒冷,却不得抽身。

“叶修!”耳边隐约听得韩文清焦急的声音,随后周身传来了仿佛炽热的温度,一点点地温暖着他的身体。他不由紧紧贴近热源,随后感到有人握住了自己的手。火属性的气息传入五脏六腑,小心翼翼地护住他的经脉。

等他终于意识回笼,有力气睁开眼时,就看见韩文清近在咫尺的脸庞,尽显焦急之色。

叶修想张口说些什么,嘴角却又渗出些许血沫,于是他在韩文清眼中发现了盛怒夹杂着心疼的情绪。

“叶修,你干了什么?新杰说了让你不可强求实力,你……”韩文清松开紧握着他的手,转而摸上他的脉搏。可惜他虽然粗通医术却终究不精,还能感受到叶修的脉象紊乱,却查不出原因。

“老韩……”叶修发现自己完全缩在韩文清的怀里,又对上他的脸色,一时词穷。

韩文清瞪了他一眼:“我们现在就回去。”叶修侧头发现巨鹰凤凰已然落在二人身边,有心问一句韩文清的发现,却被他直接抱了起来。

虽然现在他没力气自己走,但就这样被韩文清抱着叶修也非常不好意思,尤其想到这里是斗神陨落之地,他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怎么说。

韩文清稳稳地抱着他上了巨鹰,搂着他指挥凤凰飞上天空。

叶修想自己坐直,却被身后的人有力地箍在怀中。属于韩文清的温度源源不断地传来,叶修觉得自己的脸颊微烫,默念着千万不要红了脸。

看着怀中人泛红的耳尖,韩文清心中的焦急逐渐平复,在叶修看不见的身后露出了温柔的笑意。

巨鹰掠过湖面想着蓬莱的方向前进,叶修刚缓过些就听韩文清问他:“你怎么会突然受到反噬?”

“反噬?”叶修怔了怔,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出现刚才的情况。

“嗯,看着症状应该差不多。”韩文清蹙了眉,“你不知道?”

叶修摇了摇头,将方才的感受简略描述了一下,又总结道:“总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千波湖这地方有些不寻常,不然你下次也可以在那边修炼一番试试,以你的实力当不至于如此,说不定是个际遇。”

韩文清不置可否,心里却明白这一定与当年之事脱不了干系。目光飘向身前人略有些凌乱的头发上,不由伸手擦去那人额前遗留的冷汗。叶修的心跳瞬间加速,总觉得对于韩文清这样的人来说,这种温柔应该已进入暧昧的范畴。他暗自唾弃自己想太多,转移话题道:“此次你可有什么发现?”

“嗯。”韩文清回答,“千波湖比我们以前想的要深得多,我往中心湖底去探,底下的地势并不平整,看起来别有洞天。此次无暇细看,回头再说吧。”不过他暗自猜测,恐怕千波湖的情况,从前的叶秋不会一无所知。

“你可是感觉到我的状况才匆忙上岸?”叶修难得有些愧疚,“我……”

“并非。”韩文清回答,“水下行动非我所长,我回联盟后会联络蓝雨和皇风,让他们前来一同探查。”

叶修有些讶然:“我以为你……”

“以为我会急不可耐地去瞎找?”

“呃……”叶修发现韩文清的唇角似乎微微上扬,不解其意。

韩文清看了他半晌,人都回来了,过去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比在自己怀中这个人还重要吗?但这些话又偏偏不能说,最终只是叹了口气没有任何解释。转而想到叶修的状况又不由烦心起来,如果真的是自己猜测的那样,这事就真的麻烦了。

“老韩。”叶修懒得去猜测韩文清神色变化时的内心转折了,“我们兴欣原来的掌门陈果,她是斗神叶秋的忠实粉丝,这事儿你知道吗?”

“有所耳闻。”

“她一直和我说,斗神不可能落得那个下场。她相信斗神会回来的。”

韩文清沉默了一会儿,说:“联盟所有熟悉他的人,都相信他会回来。”

“他们真的都对斗神如此崇拜?”叶修摸着下巴,“那就凭你们这些大神的信念,斗神也得回来啊。”

韩文清半晌才反应过来这家伙可能在安慰自己,心情不由轻松了些:“那你觉得呢?”

“我?”叶修愣了愣,“我对他知道的不多……但就凭如今的耳闻,我觉得他会。”

只听得韩文清轻笑一声:“那就好。”

“嗯?”

“没什么。我等他回来。”

叶修,我等你回来。

 

码字特别慢,脑洞却一个接一个的开TAT设定提纲列的飞快,这是写手的通病吗?
我立誓明后两天一定更文~( ̄▽ ̄~)~

【韩叶】好久不见 Chapter 17

埋骨之地战教主

很快,韩叶二人便踏入了埋骨之地的范围。兴许是此地埋葬了太多的生命,一年到头都被阴云笼罩,叶修甚至有种错觉,脚边的嶙峋怪石皆是枯骨的模样。

韩文清侧首看他,注意到他不寻常的神色:“叶修?可有何处不妥?”

“并无。”叶修摇首,眉头微蹙,“只是自从来到这埋骨之地开始,我就莫名有种特别的感受,有点熟悉的……”

悲痛。叶修没有说出这两个字,因为他觉得没有道理。

韩文清顿住脚步,微微垂首看着脚下的土地:“或许你失去记忆之前,在这里发生过什么重要的事吧。”

“是么?”叶修淡笑了一下,心里却有些疑惑。倘若这种感觉是自己丢失的记忆带来的,那么曾给自己带来类似感觉的地方和人不都是?联盟,嘉世,霸图?韩文清,苏沐橙?他下意识地否定:“既然我的这些记忆随着魂魄而丢失,那一魄不在,又怎会有什么记忆。”

韩文清动了动唇没有说什么。普通的记忆或许不会,但那些深入骨髓的记忆和潜意识的习惯却是难说。

目光扫视着四周,他的神色也难得有些阴沉。

“你的神色也不大对劲啊老韩。”叶修打量了他两眼,“是想到什么事了,还是发现什么了?”

“埋骨之地发生过大大小小千百场战役。”韩文清低声回答,“正派名门和联盟都在这里折损过很多生命。”

“有你或者联盟很重要的人吗?”

韩文清似是犹豫了一会儿,这才开口:“不能这么说,但确实有让人极其惋惜的事。”

“是么……”叶修的心不知为何有些揪痛。

“嗯。”韩文清看了他一眼,“曾有一个少年,叫苏沐秋……”

恍惚间记忆回到多年以前,那是他第一次和当时的斗神一叶之秋一同来到埋骨之地。那个向来挂着漫不经心笑容的家伙脸上难得地露出了严肃和怀念的神色,目光直直地落在前方的某一个点上,用轻柔的声音回忆着:“我有一个朋友…….叫苏沐秋,你也听说过,就是荣耀榜上的秋木苏。那家伙对武器制造的造诣极高,我的却邪你知道吧,就是他的杰作。那可是个真正的神射手,要是他还活着,现在的联盟之首早就毫无悬念了,哪还有嘉世霸图实力相当的可能啊。可惜了,那场意外,他身陨于此……”

那是叶秋第一次和韩文清说起有关苏沐秋的事,那是他心里永远的遗憾。

而现在,韩文清希望他就算什么都忘了,也不要对那些旧事一无所知。

“埋骨之地……”叶修听完韩文清的诉说,低声呢喃,“这可真是一桩憾事。你说的意外是什么?那姓苏的少年,究竟是如何……”

韩文清摇首:“我并不知。只隐约听闻,与当年还没上位的魔教教主有关。”

“原来如此。你说那少年是斗神的好友,苏沐橙的亲兄长?这么说,斗神与魔教教主实有旧怨了。”

“嗯。”韩文清简短地应了一声,却并不认为当年叶秋是因此才和教主同归于尽的。那些遗憾还不足以让他撇下自己和两个孩子。只是不知当年那一战中,他的责任驱使占了几分,被算计了几分,无奈占了几分,意外占了几分了。

又走了一会儿,叶修低声问韩文清:“我们要怎么探得魔教的计划?走了这么会儿,我们可还什么都没发现。”

韩文清叹了口气:“埋骨之地很大,我们现在还没走到中心地带。我们只知道这么一个地名没有别的线索,只能这么找。不过我可以确定魔教教主还没到来,不然我可以感觉得到。”

“唉,好吧。诶等等……”叶修突然眯起眼睛。

韩文清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远处飞来一只小黑点,以他的目力自然看得清,那是一只魔教内部用来传讯的黑鸦。这种黑鸦并不普通,很有“灵性”,也并不容易截断消息。

“直接截断消息不就好了。”叶修说着走出阴影,作势要吸引那只黑鸦。

韩文清微微皱眉:“可是你要怎……”话到一半就卡住了,他默然的看着那只黑鸦落在叶修的掌心,只得继续隐匿身形和气息。

就见叶修熟门熟路地取下信件扫视完又原样装了回去,手一抬那黑鸦便重新向着原先的方向去了。

等到叶修胸有成竹地转过身来指了个方向,却见韩文清怔然地看着他,眼里带有怀疑、疑惑和担忧的神色。

“老韩?喂!”

韩文清已经大步来到他面前拽住他的衣领:“魔教传信的黑鸦只有他们内部的人能够指挥,信件的拆解也有他们自己的机关,你是如何拥有这些本事的?”

叶修闻言也是一愣,仔细回想却不记得自己方才具体如何操作的,仿佛是一种本能。

看着眼前人顿住的脸色,韩文清已然放开了手,微有歉然地替他整理了衣襟:“抱歉。”

“啊……”这下叶修反而有些惊讶了,“你不怀疑我么?”

韩文清瞥了他一眼:“不怀疑。”掷地有声、毫不犹豫的三个字,没有任何多余的理由,仿佛包含了这个人从骨子里生出的所有信任,叶修不由怔然。

“那……我们走吧?”叶修觑了一眼神色仍然阴沉的韩文清。

“嗯,走。”

跟在叶修身后,韩文清的眉头依然紧蹙,心里也很混乱。叶修回来以后的确没有丢失原来的本事,虽然实力有损,那些技术和战斗本能都依然存在,可见很多从前的东西他都保留着。可自己作为他的伴侣多年,可从未见过他操控魔教的黑鸦。若他有这本事,可以节省多少麻烦啊!如果是这样,那这些能力是他归来后获得的,或者说,是他在那一战之后获得的。

那一战,究竟发生了什么?很多东西呼之欲出,可不由他深想,眼前的景象打断了一切的思绪。

“这就是魔教在这人布的阵了。”叶修指指前方遍地的怪石、血符、阴旗,啧啧道,“好大一个阵啊,难怪要挑这么个没人影儿的地方。

韩文清扫了几眼四周,虽然周围遮挡物甚多,若要避过魔教弟子进去动手脚并不容易,可若是明着来,等他们走了这阵还可以重新布置,拖不了多少时间。

突然,韩文清伸手将叶修拉入怀中,不等对方作出反应便闪身向高处登去,以叶修目前的身手这些动作还做不到悄无声息。

“怎么了?“叶修的气息从他耳畔拂过,他的手猛然收紧,微微闭了闭眼。

叶修瞟见他微红的耳尖,意料之外地挑了挑眉,还未及调侃便听得他低沉的声音:“他来了。你精通阵法,赶紧从高处看看。”

叶修于是收敛心神向下望去,这一看立刻皱起了眉。

“看起来的确是恢复实力的邪阵,这阵仗恐怕也的确是为了那教主。只是,还少了些东西……”

二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突出一个字:“尸。”

话音未落,便听得另一边传来嘈杂的动静。下一刻,好几队穿着魔教服饰的人涌来,穿梭于阵法间,在各个阵眼抛下最后的材料。从服饰推断,这些人有的来自魔教有的来自正派,甚至有些来自联盟弟子。而在他们身后,站着的正是先前所见的魔教教主,和几个实力相当于尊者左右的人。

叶修询问地看向韩文清,那人对他做了口型:护法。

了然地转回视线,叶修觉得事情有些难办。有魔教教主在,他们显然更难做什么手脚了。那人的实力虽然大减,但他们仅有二人,这会儿连话都不敢说。

忽然,叶修感到右手被身侧的人抓住,他一怔,那人摊开他的手掌,写下几个字。忍着瘙痒和莫名的战栗,他分辨出那人的意思,大致是要他分析破阵的关键。于是他凝神看向那阵法,心中飞快地算计。

眼看着魔教教主就要入阵,他反抓过韩文清的手写下方位,写完却不见对方有所反应。抬眸望去,韩文清静静地看着他,唇角竟似乎有些笑意。叶修微愣,指指往阵里走的教主,韩文清却做了个“等”的手势。

心下了然,他继续在韩文清手里写:此阵破后需八十一天重建。

韩文清点点头。这样,就能给联盟更多的备战时间了。

二人于是静待时机,任那教主入阵,启阵。时机一到,暗器齐发,大阵动荡,二人则齐身撤退。

怎料那魔教教主痛呼吐血,气息却瞬间随着阵破散向四面八方。韩文清心中暗道不好,果见叶修神色有一瞬的恍惚,先前在七彩圣泉发生的一幕重现。

韩文清回头,那魔教教主正在护法的搀扶下起身,目光却直直的向自己二人的方向射来,准确无误。心里的猜测又有些坐实,他不由分说将叶修推入一边的死角,自己出现在了教主的视野里。

叶修已晃过神来,还没明白为什么会被发现,却发现自己的全身被韩文清定在这死角里,动弹不得。来自巅峰圣者的定身术,他毫无反抗之力。他心下焦急,韩文清却已向着那边走去。

“我道是谁有本事坏我好事,原来是大漠孤烟。”魔教教主擦去嘴角的血迹,露出了不屑的笑容,“韩文清,你这是来报杀妻之仇?”

叶修被定在暗处听着这动静,心里着急。虽然现在的魔教教主不是韩文清的对手,可他带了众多护法,不乏圣者实力,以一对多绝不轻松。为什么韩文清要把他定在这儿,是觉得他会拖累他吗?如果是这样,一开始为什么要答应和自己一起行动?

“可惜了,就你一人,想把我怎么样呢?”魔教教主继续冷笑。

韩文清脸色阴沉,眼里燃烧的仇恨和厌恶让人想忽视都做不到。他并不多话,直接迎上了两位圣者实力的护法,一步不退,谁也奈何不得他。

叶修听着这动静,仍在试着解开定身术却毫无办法。他咬着牙在心里咒骂韩文清,却说不清自己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滋味。感激有之,担心有之,为何偏偏没有被看轻的气愤。

“你还是老样子啊。”魔教教主也终于来到韩文清面前,“可今日我们奈何你不得,难道你能杀了我不成?”

“早晚的事。”韩文清平静地说道,顺手折了一条树枝,射向魔教教主。教主敏捷偏身,正要嘲笑他韩文清也学会了偷袭,却猛然变色。回头一看,维持阵眼最重要的阵眼已然破碎。方才他挡住了二人破坏那阵眼的路线,此刻却被韩文清破去。

“你!”教主怒意上涌,这下这个阵短时间内绝对无法再次启用。

韩文清冷淡地说:“今日你人多势众,我不能动手杀你,不过这也不是我此次的目的。我的目的已然达成,你若还要和我动手想在这里两败俱伤,我奉陪。”

魔教教主眼里迸出愤恨的光芒:“下次见你,我定要你性命。”

韩文清立在原地看着他拂袖而去:“这话应当我对你说才是。”

 

*更文啦更文啦,感觉好久不写退步了TAT我想不出魔教教主应该叫什么哈哈哈好尴尬。应该看得出吧老韩不是看不起叶叶,是不想他被认出来。

没弃……

最近好多催更……嗯觉得高考完很有时间写文真的太天真了……但是没弃啊,等少天生日过了我会继续更的,我还有好多脑洞呢TAT希望大家原谅,我永远爱叶修,高举韩叶大旗。

¥38.00

购买链接

【预售】魔道祖师动画-亚克力镜

【韩叶】好久不见 Chapter 16

Chapter 16 韩叶探七彩圣泉

兰城边境,两道身影悄无声息地落在城门外不远处的路边,注视着眼前车水马龙的景象。

“兰城的百姓虽都是不习武的普通人,日子倒也过得欣欣向荣。”叶修摸着下巴点评。

“没什么区别。”韩文清淡淡地回答,“有富贵世家,也有贫民窟,习武不习武的并不会改变这些。”

叶修微微一哂,感叹道:“几年前被救起来后就一直呆在主域,还没出来看过。这会儿看到兰城,倒是觉得以后可以来玩玩。”

“嗯。”韩文清应了一声,却又蓦然想起张新杰对叶修身世的猜测,不由蹙了蹙眉道,“不过你们兴欣如今正在关键阶段,你还是别想着出来到处跑了。”

说完这番话,韩文清又觉得有些多余,于是也没等叶修回答,转身走向一条岔路。

叶修默然地注视了一会儿他的背影,心里闪过一串莫名其妙的疑问。

等他跟上来后,韩文清指指前方:“顺着这里往前走,就可以到七彩圣泉了。你有什么想法?”

叶修扫了一眼四周偶然经过的车马:“除了七彩圣泉,这条道还通往哪里?如果只是那泉,应该不会有这么多豪华的车马才对吧。”

“从这里可以通向主域,也就是普通门派落脚的地方。”韩文清回答,“有些兰城的富贵世家,与武林门派之间有交易,所以有走这条道儿的车马也不奇怪。”

“唔……”叶修想了想,“若是那魔教教主当真在七彩圣泉疗伤,所有能通向圣泉的入口一定都有魔教中人把手,我们进不去,还容易打草惊蛇。”

韩文清表示同意:“那我们只能溜进去了。把我给你的面具戴上。”

叶修从取出面具正要戴上,目光却忽然一凝。韩文清注意到他的异常,顺着他目光看去,却只看到了空荡荡的道路,依稀像是有马车向着主域方向绝尘而去的样子。

“怎么了?”

叶修收回了目光,戴上面具掩去了神色,缓缓摇头:“没什么,走吧。”

韩文清又深深看了他一眼:“走这边,从林子里钻过去。收敛气息,虽然尊者级别的人无法感受到我们的气息,但那魔教教主已是圣者巅峰水平,最强状态下我亦难敌……”

他的神色忽然阴沉下来,叶修隐隐感觉到对方痛苦的心情,猜测是与斗神有关,不由接过他的话:“我明白,会小心的。”

韩文清叹了口气:“放心吧,就算被发现,我也有把握带着你全身而退。”只是任务会暴露而已,如果没有这点把握,韩文清绝不会带叶修前来。

叶修摆摆手,二人的身形隐入树林中。

又走了一段,果然发现了些许魔教子弟的踪影,韩文清传音道:“每个路口都有魔教子弟守着,看来魔教教主确实有可能在这里。”

“嗯。”叶修又问,“什么时候能看到那泉?”

“按我们目前的速度,还要走一炷香的时间吧。”

叶修点点头,却不由有些走神。脑海中不时浮现出方才钻入树林前看到的那驾华丽的马车,那上面的标识……

和自己被陈果捡到时身边仅留的那块玉佩上的花纹一模一样,是叶子的形状,唐柔还说这玉佩的纹饰显示了他不低的地位。当时就是因为这个,兴欣直接让他姓了叶。由于武林中没有哪个门派的徽记是这个图案,众人也就没有找到他可能的身份。

如今,却在这兰城通往主域的官道上,见到了这个图案。那驾马车看起来像是兰城非常富贵的世家所拥,就其大小来看也不像是运载货物的,倒像是富家子弟所拥有的私驾……如果自己是兰城世家的人,又为何会一身伤出现在武林深处呢?为何这么多年来,没有听到寻找自己的消息呢?

叶修正蹙眉想着,忽然一阵恍惚,脚步晃了一下。

“叶修!你怎么了?”韩文清立刻拉住他,低声急促地问道。

“前面……”他目光转向前方,隐约看见了一个黑色的身影,“有什么东西在和我产生联系……”

韩文清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他目力好,透过层层遮挡认出了那个身影:“那个人就是魔教教主,你感觉到什么了?”

叶修眉头紧蹙,只是摇头:“不知道啊。”这种疼痛,和上次旧伤复发时魂魄撕扯的疼痛非常相似,又有细微的不同。但是他没有说出来,因为他想不通为什么魔教教主会和自己的魂魄产生联系,自己并没有在任何场合下接触过魔教的物件。

“兴许……是我实力较低,魂魄不稳的缘故,他们可能在这里设了什么阵法?”叶修猜测着。

他倚着韩文清揉着太阳穴,没有注意到韩文清盯着魔教教主背影的目光,充满了仇恨和杀意,以及因他的话而起的疑虑。

韩文清侧头看叶修:“你……”

话音突然被打断,叶修余光瞥见一团黑雾携着令人心悸的力量向二人的方向而来,下一秒他就被身侧人紧紧搂住,闪到了一棵大树后面。

韩文清紧紧地将他禁锢在怀里,他的体温源源不断地传到叶修的背部,叶修的疼痛竟似乎有了好转的迹象。二人屏住呼吸,听得远远的脚步声传来。

韩文清四下打量着退路,忽听得脚步声停了,低沉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错觉么,为什么方才封印似有所感应?”

教主身边的人回答:“不知,不过属下不曾察觉到任何气息。”

“嗯,本座亦不曾。莫非这七彩圣泉到底还是有些作用?”

韩文清眯起眼睛,看向叶修,却收到了他疑惑的目光。方才想起,叶修目前的实力,恐怕还听不到那几个人的交谈,只得比了个手势继续听。

“教主大人已在这圣泉中泡了七日,肉体已经成功重塑,但魂魄一直没有任何修复效果。不管方才教主的封印到底是否因泡了这泉水而有所变化,您都不可再入那泉水了。那毕竟不适合我们……”

“本座知道。”教主打断了他们的话,“一叶之秋的封印果然没有这么好破,至今也不知他到底动了什么手脚。罢了,这封印解不了便放着吧,待本座适应了这重塑的肉身,彻底恢复肉身实力,就算有那封印在,联盟现在没了一叶之秋,也没谁奈何得了我了。”

“是。”魔教护法询问道,“那接下来我们是回魔……”

“去埋骨之地。”

韩文清听到他们渐走渐远的动静,垂目看着怀中那人头顶的发旋,闭目片刻后才放开了叶修。

背后的温度消失,叶修第一反应竟是本能有一瞬间的失落,随后他便恢复如常:“怎么,他们走了?”

“嗯。”韩文清看他似乎还有些不适,手臂一揽将他再次带入怀中,运起轻功带他一起离开了七彩圣泉。

叶修微微一怔:“我没事,你不用……”

韩文清没有理他,反而手臂一紧瞪他一眼,叶修于是乖乖闭上了嘴。

接着,韩文清将听到话复述了一遍,叶修便忘了自己还被人搂着,陷入了思考状态:“这么说来,魔教教主来这里有两个目的,重塑肉身和解开封印,前者成功了,但后者失败了?七彩圣泉最大的功效不是针对魂魄么?为何反而魂魄没有好转?”

韩文清眸色微沉:“七彩圣泉治疗魂魄的情况一般是魂魄受损但好歹完整,像你这种魂魄丢失的情况是没有帮助的。”

“但他的魂魄并没有丢失吧?只是被封印……那究竟是什么封印?”

韩文清看了他一眼,微微摇头:“不知。当年叶秋……独战魔教教主,我们直到收到魔教教主苏醒的消息才知道他没死,对当年具体发生过什么一无所知,而唯一知道的人……”

叶修蓦然想起眼前这位和斗神的关系,难得良心发现的有点愧疚:“不好意思啊,我忘记你和……斗神,那个……”

“没事。”韩文清沉沉地叹了口气,“当年的一叶之秋武功冠绝天下,他以如此代价设下的封印,七彩圣泉解不了实属正常,我想魔教教主是想不到办法解开的。”

“那他为何说,哪怕封印不解联盟也奈他不何?”

“呵。”韩文清只是冷哼一声没有回答,眼中的怒意和不屑打消了叶修的疑问。看来是那教主自不量力,目中无人了。

韩文清沉默地向前飞掠,脑中徘徊着别的想法。方才叶修究竟为何会魂魄悸动?他自己不知道自己的身份,韩文清却是知道的。更重要的是,为何魔教教主也会有所感应?那封印究竟是什么道理,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魂魄……叶修无法召回的魂魄,究竟在哪里?

正想着,叶修又打断了他的思绪:“那埋骨之地又是什么地方?”

“埋骨之地在魔教和主域接壤的边境处。”韩文清回答,“那里曾发生过多次惨烈的大战,许多生命在那里丧失,甚至来不及收尸,故而得名。”

叶修微微抿唇,不知为何,听到这个地名会有一种痛彻心扉的情感。

韩文清注意到他的神色,似是想起了什么,不由道:“我打算再去趟埋骨之地,你……”

“怎么?”叶修挑眉,“我们不是搭档么,想甩开我?”

“怎会。”韩文清不假思索地回答,顿了顿想起他什么都不记得了,于是转移了话题,“那埋骨之地怨气很重,我想魔教教主去那里是要通过什么邪术恢复他的实力。”

叶修点头:“那我们?”

“我们要赶在他前面,做点手脚。”

 

回来啦,没食言哦!给点儿鼓励呗~

感觉关于叶叶魂魄的剧情已经提示很明显额......另外可以猜猜马车里是谁哦hhh